《九成宫醴泉铭》中的治国理念

2016-01-26 16:29 中国纪检监察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铭文中的治国理念

九成宫在今陕西省麟游县城西2.5公里,距离西安150公里。原为隋之“仁寿宫”,隋末渐次荒废。唐贞观五年(631年)夏天,关中炎热,群臣建议唐太宗新建避暑行宫,但唐太宗没有接受这个建议,而是选择将前朝已经废弃的仁寿宫进行简单的修补,改建成自己的避暑行宫,并更名为“九成宫”。九成宫中本来没有水源,唐太宗在此避暑时,发现西城北面的泥土有些湿润,以杖疏导,泉水尽出,遂将此水导入石渠,命名为“醴泉”。古人认为醴泉的出现是嘉瑞,于是唐太宗命令魏征撰文,欧阳询书碑,立《九成宫醴泉铭》于泉水之侧。今石尚存,藏于西安碑林,只是剜凿过多,已非原貌。

《九成宫醴泉铭》是千余年来楷书临习的范本,是“颜”、“柳”、“欧”、“赵”四大经典楷体书法中“欧体”的代表作品。该书作笔力劲健,点画瘦硬,神采丰润,向上的挑笔出锋含蓄,带有明显的隶书笔意。字体结构典雅大方,法式严谨,看似平正,实则险劲。字形采用长方形态势,字句、行距都较大,章法显得宽松而清晰。欧阳询书写该铭时,已经七十六岁,其书法艺术已是炉火纯青,加之又是奉敕用心之作,因而,自古以来,此铭一直被誉为“楷书之极则”,备受人们喜爱。

《九成宫醴泉铭》全文叙述了“九成宫”的来历及其建筑的雄伟壮观,介绍了宫城内发现醴泉的经过,在歌颂唐太宗武功文治和节俭精神的同时,不失时机地提出“居高思坠,持满戒盈”的谏诤之言。撰文者魏征是唐太宗时期重要的辅臣,以直谏闻名于史册。观此碑文所叙,慨非虚言。宋代曾巩在跋文中称:“九成宫乃隋之仁寿宫也,魏为此铭,亦欲太宗以隋为戒,可以见魏之志也。”该铭文条理清晰,文辞典雅,在本事的铺陈中蕴涵谏诤的深意,是传统中国廉政文化的重要体现。(沈必晟)

《九成宫醴泉铭》正文节选:

(皇帝)遗身利物,栉风沐雨,百姓为心,忧劳成疾,同尧肌之如腊,甚禹足之胼胝,针石屡加,腠理犹滞。爰居京室,每弊炎暑,群下请建离宫,庶可怡神养性。圣上爱一夫之力,惜十家之产,深闭固拒,未肯俯从,以为随氏旧宫,营于曩代,弃之则可惜,毁之则重劳,事贵因循,何必改作。于是斫雕为朴,损之又损,去其泰甚,葺其颓坏,杂丹墀以沙砾,间粉壁以涂泥;玉砌接于土阶,茅茨续于琼室。仰观壮丽,可作鉴于既往,俯察卑俭,足垂训于后昆,此所谓至人无为,大圣不作,彼竭其力,我享其功者也。

▲译文:

(太宗皇帝)舍身以利天下黎民,风里来雨里去,一心为百姓着想,忧国忧民积劳成疾,皮肤和尧一样变成了干肉的形态,手脚上磨出的茧子超过了大禹,虽经针刺石砭治疗,而血脉仍不通畅。住在京都,炎热的暑天往往使人疲困不堪,群臣请求另建(避暑)行宫,这样或许可以修身养性。但圣上爱护每一个黎民的劳力,珍惜小民的财货,坚决拒绝,不肯听从群臣的请求。于是提出隋代建筑的旧宫殿,是过去建造的,舍弃它感到可惜,毁掉它又会重新劳民伤财,应当沿袭既成的宫址,何必重新建造。于是去掉隋代旧宫的文饰而使之变得质朴,一再俭省;去掉过多的奢华,只修补颓坏的部分。原来红色石阶补入沙砾,原来白色的墙壁现在只用泥灰,土阶与原有的玉砌相接,茅屋连着原有的琼室。仰看依旧壮丽的宫殿,可吸取过去隋代由奢侈而败亡的教训,细看今天简陋的修葺,完全可以成为后代子孙的楷模。这正是古人所谓的“至德之人表面上什么也没有做,大的圣贤不妄自作为”精神的体现。前人竭尽全力,我只是安享成果就是了。

责任编辑:何方(QN0035)  作者:魏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