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边防摧毁一起“互联网+”新型偷渡案

2016-06-21 11:08 中国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广东边防摧毁一起“互联网+”新型偷渡案

日前,广东省公安边防总队通报,珠海市公安边防支队近日破获一起组织偷渡澳门案件,抓获涉嫌组织运送者(俗称“蛇头”)5名、涉嫌偷渡人员9名。办案人员发现,这是一起利用微信、陌陌等手机应用软件,实现招揽、组织、联络、交易的“互联网+”新型偷渡案件。

今年3月,珠海市公安边防支队获得线索:一个以陈某为首、已销声匿迹近一年的涉嫌组织偷渡澳门的犯罪团伙,很可能会“重操旧业”。但据办案人员掌握,陈某具有较强的反侦查意识,组织偷渡均以单线联系展开,且行踪不定,很少露面。

为掌握完整证据链,将此团伙一网打尽,支队侦查员进行了一个多月的侦查后,终于在4月26日获取关键信息:以陈某为首的涉嫌组织偷渡团伙蠢蠢欲动,或将于次日凌晨运送一批涉嫌偷渡人员从澳门返回珠海。

为确保精准抓捕,支队部署“斩蛇”行动,成立8个海陆抓捕小组,实施多点埋伏、多线追踪,对这个团伙的目标线路形成包围态势。当天23时,兵力部署完毕,等待收网时机。

虽不知一举一动已被警方监控,但该团伙在快速性、隐蔽性和反侦查方面着实下了一番功夫,他们使用小型快艇作为运送工具,代替一般常用的小木船,有效提高了行驶速度,同时在海陆布设多个“眼线”,负责盯梢海面动态,一有“风吹草动”就取消计划。

直到次日凌晨4时,这个团伙才开始行动。设伏官兵发现,嫌疑快艇趁夜色从澳门一个偏僻角落水域悄悄出发,缓缓向珠海市情侣路方向行驶。

“各小组请注意,时机成熟,开始收网!”当嫌疑快艇驶至珠澳宽阔水域时,潜伏已久的海上小组两艘巡逻艇率先开启拦截。发现情况后,嫌疑快艇加速逃跑。

截停嫌疑快艇后,边防官兵迅速跳帮登船,控制船上人员。船上有一名涉嫌组织者陈某贵,见状逃窜,情急之中竟跳入海中企图躲避抓捕。在边防官兵抛出救生圈一边施救、一边劝慰的情况下,他仍与官兵僵持5分多钟才上船。官兵发现,共9名涉嫌偷渡人员挤在面积不足6平方米的快艇上,个个惊慌失措、懊悔不已。

这个组织偷渡团伙内部分工明确,实施“多线”操作,有幕后老板、组织者、运送者、接应者,还有负责“看水”的。为全链条打击,在海上小组实施收网前,陆地6组官兵已展开抓捕。凌晨5时左右,负责“看水”的陈某利、负责运送的林某尾、等待接应返珠偷渡客的赖某许也相继落网,两台涉案车辆现场被查扣。

1小时后,后方也传来战报:在珠海市金湾区某酒店,正在前台办理退房手续、伺机逃跑的幕后老板陈某,被5名全副武装的边防官兵抓获。至此,以陈某为首的组织偷渡团伙被一网打尽。

办案人员介绍,这14人有5名为团伙成员,9名为偷渡客。这些偷渡客均为无证、证件过期或被澳门警方限制入境的人员。他们不少人通过微信支付等方式,缴纳5000元至28000元不等的偷渡费,以通过非法途径进入澳门。这笔偷渡费中就有一部分是额外的“中介费”。

关于偷渡澳门的目的,其中一名偷渡客供述,他经常赴澳门赌博娱乐,其间结识了不少“赌友”,为结伴出行,他们通过微信等聊天平台建群交流。在这些聊天群中,有号称提供各类优质服务的“广告商”,服务内容包括豪车接送、专人侍陪、高效洗码、贵宾订房等,其中就有包办非法“跨境服务”。他们这次正是在多名“广告商”的联络下找到组织偷渡团伙,走上违法道路的。

办案人员说,这些所谓的“广告商”大多都是偷渡中介,他们曾受雇于偷渡团伙,后来逐渐抽离出来,成为一个独立的“掮客群体”。由于当前网络技术发达,这些偷渡中介从过去街头拉客、派发传单的“跑腿儿”模式升级为“互联网+”模式,通过微信、陌陌等聊天工具,混迹于各类澳门赌友群、洗码群和娱乐群内,为“有需求”的人和组织偷渡团伙架起交易桥梁,从中谋取高额利润。

据珠海市公安边防支队参谋长张宏林介绍,针对偷渡活动的这种新形式新变化,边防部门将“对症下药”、深挖幕后,严厉打击组织偷渡团伙和各类偷渡中介,全力维护粤澳边界治安稳定。

责任编辑:杨承渊(QN0044)  作者:何春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