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法院对七起案件强执 老赖手持棍棒对峙法警

2017-06-16 13:26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昨晚一夜拘传五名老赖

千龙-法晚联合报道(实习记者 周蔚)昨天(15日)晚上 ,大兴法院开展“夏季执行风暴”夜间集中执行行动,一次性对七起案件进行执行,共拘传被执行人五人,一名被执行人不在家,一名被执行人许诺第二天来执行局和申请执行人和解。当天夜里,已有三名老赖的家属到执行局和解。

对于此次夜间执行行动,大兴法院执行局局长周丽说:“晚上老赖也要休息,只要申请人能够提供被执行人行踪的准确线索,逮住老赖的几率就高。考虑到人基本的生存,在执行过程中,我们对拒不支付赡养费、抚养费、工资等情况一般优先执行。”

怀疑走漏风声意外扑空

昨天晚上7点多,执行人员一行来到位于大兴区庞各庄镇南义堂西街的一家住户门前,申请执行人许某已在等候,说这是被执行人侯某的姐姐家,侯某每天晚上都会回来休息。

院子的大门开着,但屋里没人,侯某的电话也联系不上。

面对此情况,执行局周丽局长指挥执行人员去下一个执行地点。大兴法院曹院长说:“可能是走漏了风声,在执行的时候,扑空很常见,但是宁可白跑十趟,也要把被执行人抓到。”

儿子不付赡养费被拘传

天色渐晚,执行人员前往大兴区长子营镇河津营村,该案是一起赡养纠纷案,申请执行人是一位76岁身患肺癌的老奶奶,申请执行自己的儿子张某一次性支付2015年12月至2016年9月的赡养费、医药费共计7200元。一路上李远法官一直在跟申请执行人确认被执行人是否在家,并嘱咐千万不要打草惊蛇。

8点多钟,执行法官来到被执行人张某的家中,张某不在家,其妻子说,村里有人盖房子,张某去帮工了。

负责该起案件的李远法官向被执行人的妻子说明案件情况,张某的妻子有些激动,说自己有高血压、神经痛。执行人员赶忙帮她找到药服下。

不一会儿,张某接到执行人员电话赶回来了,满身酒气,看到执行人员,情绪有些激动,声称自己是老实人,也不愿意拖欠老人的赡养费。母亲生病住院,自己也出了医药费,但是哥哥却没有将母亲生病报销的农村合作医疗钱给他,他觉得不公平。李远法官对张某说,有问题可以协商,一码归一码,母亲的赡养费不能不付。

最后协商不成,执行人员只能对张某进行拘传,临走时,张某还对自己妻子说,千万不要把钱拿出来。

手持棍棒对峙法警被强执

随后,执行人员来到采育镇大同营村,被执行人刘某拒不支付交通事故赔偿金9800余元。执行人员来到刘某家门口,大门紧闭,从大门缝中可以看到屋里亮着灯,据此推断家里有人。负责此案的王福永法官一直敲门、喊人,但没人回应。几个月前执行人员曾来过刘某的家,当时刘某不在家。

无奈之下,只能命令法警用梯子翻墙进入,屋里人听到动静,出来开门,大门一开,只见刘某光着膀子、手里拿着一根棍子,嚷嚷着:“谁允许你们进我家的,都给我出去。”王福永法官上前,拿出案卷,对刘某说明案件情况。

刘某则一直强调自己没有收到法院的判决书,所以不知道情况,还出口骂人。周丽局长直接命法警强制执行,拘传过程中,刘某一直反抗,与法警对峙,最终被法警带回执行局。

上班走不开今日来法院

之后,执行人员继续采取行动,对拒不支付抚养费的梁某、拒不支付借款的张某和拒不支付工资的杨某进行了拘传。

晚上11点多钟,执行人员来到最后一个执行地点——大兴亦庄的一个农贸市场,被执行人闫某在这当保安。因被执行人一直拒接电话,所以申请执行人李某担心闫某逃避执行。

闫某表示自己不是逃避执行,又不是故意不接电话,保证第二天一定到执行局和申请执行人和解。考虑到如果对闫某拘传,市场的安全不能保证。负责此案的刘云成法官答应闫某第二天来法院和被执行人和解,并告知其地址、留下联系方式。

责任编辑:杨承渊(QN0044)  作者:周蔚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