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警抓捕毒贩拔枪一对四:只能比快 谁慢谁死

2017-06-21 09:44 重庆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民警抓捕毒贩拔枪一对四:只能比快,谁慢谁死

叶开拔枪上膛的时候,手指跳过护圈这一环,直接放到扳机上,进入击发状态。

对方四个毒贩,三男一女,有枪且数量不明,亡命徒。

叶开这边,两个民警,三个协警,只有他手里这一把枪。

打不打?拔枪前他只问了现场指挥一句。对方回答:打!

几乎同时,叶开已经拔出枪,子弹上膛。这也许是整个行动最好或者最后一次抓捕机会。只有一个问题:很可能,他需要一对四,一把枪对四把枪。

他一秒都没停,拉开车的左后门,拿枪的右手背在身后,离对方下车的第一人还有一米多时,他喊了一声对方的名字。

对方愣了。

一秒钟暂停。对方、行人、半径几十米的时空、所有人、全世界……一秒钟暂停。只有一秒的机会,叶开扑上去……

一年多以后,在6·26国际禁毒日即将到来之际,他坐在重庆晚报记者面前,话里不起一丝风,指尖的烟偶尔轻微颤动,有隐秘的流露。

这是一段被叶开回放过无数次的记忆。那一天,是2016年4月23日,万州区,阴有小雨。

发生意外

这是万州区近年来破获的最大一起制毒、贩毒案,当时抓捕毒贩的视频昨日曝光。仅现场嫌疑人车辆里就缴获毒品三公斤,抓获四人,打掉两家源头的制毒工厂。

而在2016年4月23日前,这一切都还是未知。因为真正的抓捕行动,没有剧本。

那天早上8时,叶开接到信息,贾力、万波一伙人携带大量冰毒、麻古从四川省彭州市出发,来万州区销货,本地有大买家李晓峰地接。这伙人有枪,且人数不明,线路不明。

叶开有点兴奋,终于要收网了。他是该案的主办侦查员,此前半年时间,他从最底层的毒贩摸到上家,再摸上家的上家,最后追到李晓峰这条线。

这是一条完整的制作、运输、销售链,在彭州市制作,销往重庆主城及万州、开州、云阳等区县,以及云南等地。

叶开把这伙人的身形样貌、家庭背景、活动轨迹、出货习惯、交易方式,又一次在心里过了一遍。这半年来,他复习了无数次,今天要拿来上考场。

推测这伙人走高速公路的可能性最大。进万州区有五个下道口,每个收费站都布控了绝对优势的警力,甚至每个收费员的身后,都站了一个便衣。

叶开跟另外三个战友,在离双河口收费站几公里的地方,选择一处应急车道停下。这里是一个弯道结束后的一小段直路,紧接着又是一个弯道,车辆会减速,是最有利于观察的位置。

临近中午12时,挂着川A车牌的来车骤增。一辆白色现代车开过去,车窗开了一小部分,叶开看见两男一女。女的很像李晓峰的情人朱莉,两男应该是贾力和万波。

这一眼,只有70%的把握。叶开他们开车跟了上去。到收费站时,意外出现。双河口原本布控的五辆车,都陆续去跟踪其他疑似目标车辆,整个收费站只剩下闸杆后路边的一辆指挥车。

怎么办?现代车已经在排队交费了。叶开直接跳下车跑向指挥车,路上再看了一次现代车里的人。这一看,叶开有90%把握了。

已经来不及调动警力了。指挥车驾驶员说,要不直接加速撞上去?叶开和指挥员都反对,因为闸口有太多社会车辆,对方还有枪。指挥员果断决定,跟上去,路上再调集警力围捕。

暴露了吗?

然而,路上依旧没有机会。现代车下道,过长江大桥,这时叶开心里开始发凉。

按照经验,进入城区后抓捕难度倍增。群众多,散货机会多。一旦人货分离,抓捕就失去意义,所有努力全部东流。

好在过桥不久,现代车在一个公交站停下,一个瘦子钻进车后排。叶开确认,那人就是李晓峰。这下有100%把握了。

剩下的问题是怎么抓捕?指挥员不断调动各处警力跟上来,但路窄坡陡,走走停停到处堵车,堵在后面的警车不能马上到位。

叶开他们一直跟到一条车少的上坡支路,现代车停了,但没熄火。叶开心里一惊,车里所有人都一惊:暴露了吗?

最怕就是暴露。以前跟踪的时候,叶开的眼神从来不跟对方对视。眼睛是心,人都有直觉,毒贩也一样,对视一眼,都能秒懂。更多的时候,毒贩拐进小巷、断头路、背街、单元门,叶开都选择撤退,记不得放弃了多少次。

这次不可能放弃,弓已拉开,再无回头箭。叶开他们跟着现代车停了下来,驾驶员第二次提出:直接撞了吧?指挥员和叶开还是反对:没有把握一撞成功,对方疯狂逃窜或开枪,路上的群众就危险了。

还好,对方只停了十多秒又启动了。叶开这时反应过来,这条路通向朱莉住的小区。他已经接受可能已经暴露的现实,底线是不能让对方进小区、进室内,人货不能分离。

现代车又在小区门口停下。叶开看到李晓峰下了车,心一下子揪紧:他要干什么?

李晓峰并没有回头看后面的车辆,而是直接往马路对面走去。

叶开问指挥:打不打?

……

揭开谜底

后来谜底揭开,叶开他们没有暴露。现代车第一次停车,是因为开车的贾力不识路;李晓峰下车,是要到公路对面的麻将馆,找朱莉的妈妈拿钥匙。

重庆晚报记者昨天问叶开:“当时一个人一把枪,对方情况不明你就冲,不怕?”

“没时间怕,只能比快,谁慢谁死。”叶开回答。

这把枪,叶开已随身带了几个月。洗澡时,睡觉时,枪都在一把就能抓到的地方。任何时候醒来,第一眼就看它,要看到它在。

一个月前,叶开做了一个噩梦,梦见跟对方互射,他的枪卡住了,打不出子弹,他急得大吼,子弹终于打出去,居然是橡皮子弹!惊醒的瞬间,他的手还在乱抓。

这件事,现在他当个笑话在讲。他的女友也笑,说他经常讲梦话,一句都听不清。

还好,现实里没有互射。他在马路中间扑倒李晓峰的同时,同车的一个协警已经赶来,把李晓峰压在身下。

现代车里毫无反应。叶开猫着腰悄悄靠过去,轻轻拉了一下驾驶位的车门,万幸,车门没锁。驾驶座上是贾力,个头最大的一个,比叶开壮一圈。拉开门的同时,枪已经抵在贾力头上。叶开喊了一声:“都不准动。”

一切发生得太快,车里没有人动。那时,贾力和副驾驶位上的万波还在耍手机,后排座上的朱莉在玩笔记本电脑。

这时,指挥员和协警都冲过来了。控制,拖拽,人拖人,往路中间被控制的李晓峰那里集中。反应过来的毒贩们开始反抗挣扎,扭打越来越激烈,一把枪控制现场已经有些困难了。朱莉的妈妈从麻将馆冲出来,高声煽动路人:“警察打人了!”人越围越多。

等待增援的过程其实只有几分钟,但叶开却感觉度秒如年。特警最先到达现场,当第一个特警用皮靴踩住贾力后,叶开才松了一口气。

跨省抓捕

马上搜车。后备厢只有三箱牛奶和一箱点心。第一箱牛奶打开,真的是牛奶。叶开有点慌,怕扑空。

划开第二箱,还是牛奶!叶开的脑袋“嗡”的一声。

再仔细看,两盒牛奶的中间露出银色塑料袋一角。撕开,两袋冰毒和麻古露出来。

那个点心盒子里,除了有毒品,还有六发子弹。搜遍全车,没找到枪。冰毒有2988.38克,麻古12克。

警方连夜突审。平时叶开一天一包的烟量,工作时一天要四包。这四包烟,换来天亮时贾力的开口。贾力希望挣立功表现,供出位于彭州市的两家制毒工厂。

不能休息,叶开带着贾力和十几个战友一起奔向彭州市。出发前,他给女友打了一个电话,说去外地几天。他们之间有默契,只要他不给她打电话,她几乎从不主动给他打,“因为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万一在抓捕,会分神。”叶开的女友说。

跨省抓捕,有时候是一串省略号。

抓捕是在凌晨进行,大雨如注,他们冲进其中一家制毒工厂,人去屋空,能带走的固态毒品全部转移,只剩下一些制毒工具,以及一部分带不走的液态毒品。第二家工厂也一样。

但枪的谜底解开了。跟六发子弹配套的那把手枪是万波的,在第二家制毒工厂里,藏在同样的牛奶箱中。出发去万州区时,万波拿错了箱子,带走了真正的牛奶。

叶开租了一辆轻卡,装着缴获的制毒工具和其他物证,没跟其他战友一起走,自己一个人押车回万州区。夜晚的路像没有尽头的回忆,扑过来,又闪过去。这是一场本来可以用一个或N个感叹号来收尾的行动,叶开想起那个省略号,眼泪落下来,擦干,又落下来。

接下来五个月,叶开又顺着案子往下捋。9月案件尘埃落定,毒品总数定格在42公斤,在四川省和云南省抓捕一批贩毒人员,打掉万州区诸多贩毒下家。

经一审判决,贾力死刑,万波和李晓峰无期徒刑,朱莉判15年。其他涉案人员,另有一人死刑,其他15年以上有期徒刑。 (文中人物均系化名)

又是崭新的一天

童话故事的结尾通常是这样的:又是崭新的一天,天地清朗,万物生长……

现实是这样的:叶开会提醒女友,天黑后尽量不出门,因为女友曾经被他临时抓来以情侣身份跟踪毒贩。

他对女友的补偿方式是,不工作时,两人黏在一起,什么事都在一起,包括接受采访。叶开爱钓鱼,一整天下来可以一句话都不说,女友也默默地陪着。

在一起,是一种漫长的耐心。

“怕不怕死?”

“怕。”

“还怕什么?”

“怕受伤,怕痛,怕打针。”

“那还做这个工作?有英雄梦?”

“没有。”

从来都是事情在选择人,选择天分、能力、理想、性情、意志都适合它的人,这个人,通常会称此为命运。

但命运不在人身上,而在人的四周。

责任编辑:杨承渊(QN0044)  作者:刘春燕 杨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