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里的“知心家长” 千里转运罪犯三天不合眼

2017-07-04 02:25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刘彬:监狱里的“知心家长”

刘彬是北京市公安管理局清河分局垦华监狱的一名狱警,作为党员,他担负着监狱中各种重要任务,长途押送外地短刑犯、定期“清监”确保安全、对违纪罪犯进行思想教育等。17年来,在刘彬的帮助下,许多罪犯洗心革面,重新步入社会。

千里押囚三天不合眼

刘彬所在的狱政管理科承担着垦华监狱内许多重要任务,转运罪犯就是其中之一。越是情况复杂的罪犯,刘彬越是抢在前面承担押送任务,“我不觉得辛苦,能顺利完成国家和党交给的任务,我很光荣。”

2014年,罪犯罗某病重,妻子申请保外就医,罗某是重庆人,监狱批准保外后,刘彬和同事一起押解罗某去重庆。一月天寒地冻,从北京到重庆近2000公里的距离,在高速上人歇车不停。刘彬为了不让罗某出压疮,既擦屎又接尿,每隔两小时,还帮他翻次身,更换护理垫。在赶了50多个小时的路之后,第三天凌晨,终于到达罗某的居住地,顺利与当地司法机关交接后,刘彬这才发觉两眼发昏,三天两夜没合眼,终于圆满完成任务。

工作忙碌,要值班、要出差,平日里,刘彬见到家人的次数不多,有时候一个月才能与妻儿见一面。但面对工作,刘彬从不抱怨,“人民警察就是这样,这么重要的工作,不能出任何差错。”

巧找余罪挖出杀人犯

刘彬的手机里存着小说《余罪》,时不时拿出来看看,“我们工作的一个重要部分就是找犯人身上的余罪,这也挺需要技巧的,如果完成任务,就很有成就感。”

2009年,监狱整理犯罪分子档案,部分罪犯的入监通知书上的家庭住址和户口簿户籍不同,“有时候我们把罪犯的信息发回到他的户籍所在地,结果对方会打电话来说,我们家没这个人。”这种情况引起了刘彬的怀疑。

那时候,罪犯在其他省份作奸犯科,北京无法查到罪犯户籍所在地的资料。有些罪犯为了逃脱自己在外地犯下的重罪,故意到北京用假身份“小偷小摸”,被抓后,罪犯在社会有如“蒸发”,外地公安机关无法查处罪犯。在发生几次“查无此人”的情况后,刘彬把收押的外地罪犯全部进行排查比对,甚至通过搜查罪犯钱包中的火车票和临时身份证来进行分析,最终,成功从狱内收押的犯人中挖出了外省的杀人犯和脱逃犯。

作为刑罚执行的最后一个环节,为更多人的安全考虑,狱警需要深挖犯人真实想法。为此,刘彬学习心理学,并考取了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证书。刘彬逐步成为垦华监狱里的一位“知心家长”,许多罪犯与他交流后,愿意吐露心声,刘彬也因此消灭了许多潜在的危险。

工作虽苦甘愿竭尽全力

每个男孩都有英雄梦,刘彬也不例外,从小向往当警察抓坏人。从学校毕业后,他穿上了梦寐以求的警服,心里很美。师傅告诉他:“监狱警察不好干,要耐得住寂寞,受得了苦累,忍得了委屈。”

监狱警察一天24小时的工作流程以分钟计算,仅清点罪犯人数一项就需要48次。除此之外,要照料罪犯的饮食起居,督促罪犯工作学习,一刻也不能放松。

刘彬说,每当监狱报告全年安全目标实现、罪犯走出大墙脚踏实地回归社会时,就觉得自己的所有辛苦都值了。他说要做一辈子的狱警,“我是人民警察,为了那颗闪亮的警徽,为了平安法治的中国,会竭尽全力。”

责任编辑:岳崎(QN0012)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