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护法律权威守卫法庭秩序 李艳枫:我当法警这七年

2017-07-13 16:05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李艳枫:我当法警这七年

2011年初,20岁的小伙子李艳枫退伍转业,成为北京一中院的一名法警。7年间,从安检到押解,从值庭到强执,李艳枫虽不穿法袍、不戴法徽,却也亲历法院大大小小的数不清的审判活动,这其中既有普通百姓的官司,也有社会高度关注的大要案,“作为一名穿警服、戴警徽的法警,不论谁走进了法院,我们的职责只有一个,就是维护好审判秩序。”李艳枫说。

第一次庭审他深受震撼

位于石景山区的北京一中院,紧挨着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而李艳枫当兵时的执勤点就在国际台。2011年初,义务兵李艳枫退伍,一中院提供给20岁的他一份职业,从兵到警,实现了“无缝衔接”。

北京一中院法警支队下设聘警中队,中队80余名法警均是由退伍军人构成。如今,李艳枫已是聘警中队的中队长,但回想起第一次参与庭审,李艳枫的感受是“震撼”。

那是一起发生在房山农村的故意伤害案,被告人是一名老母亲,受害人则是其患有精神疾病的女儿,女儿发病严重时,常常持刀砍人,就连被告人自己都曾被砍伤过。

老人听信了邻居的话,认为只要把女儿打怕了,她犯病的时候就不敢砍人了。于是,这位母亲便叫来另外3名乡邻,持塑料水管抽打自己女儿,最后竟把女儿活活打死。最终,被告人被判处了无期徒刑。

“不懂法不仅毁了自己的人生,也给他人带去了难以平复的伤害。”回想起自己当年站在这名被告人旁,听着法官宣判时的情景,李艳枫第一次对“法”有了最直观的感受。“别犯法,否则后悔莫及。”

法院安检比机场还严格

安检是诉讼参与人进入法院的第一道程序,在李艳枫看来,这是一项需要耐心和细心的工作。

“北京三中院成立之前,我院一年要安检12万件包裹,一天有三四百人。现在少了,一天也有200人左右。”李艳枫说,安检工作重点就是对限制品、管制物品和危险物品的检查。“法院的安检工作,不仅在业务上参照机场标准,严格程度上也不逊于机场安检。”

在违禁品方面,打火机、水果刀、剪刀等物品出现频率很高,多数情况是当事人无意而为之,但一些人则有不轨的嫌疑。李艳枫说,来一中院打民事官司的多是二审,“有人一审败诉,二审就带着气来。”

“他的包一过安检机器,屏幕上立刻显示出两把菜刀。”李艳枫说,当自己询问这名当事人,为何要携带两把菜刀时,得到的回答是“防身用”。

法院内提供饮水,液体也不允许带入法院。李艳枫就曾在一名上诉案件的当事人口袋里,发现了一小瓶农药。

除了违禁品,像录音、录像、摄影、通讯器材等限制品,未经允许不能带入法庭,这是比机场安检更严格的地方。

提押提前4小时 最怕堵车遇事故

押解,是法警另一项重要工作。北京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是涉案人员的主要羁押场所。据李艳枫介绍,如果是上午9点开庭,他们5点多就得出发,“距离远,而且早高峰的五环路特别容易堵车,要保证庭审按时顺利进行,就得早起。”

到了看守所,办理手续、核对被告人身份、安全检查、使用械具、执行告知等,这些提押过程有着严格的程序,“上了车,我们也不敢放松,要时刻注意被告人的情况,绝不能让他脱离我们的看管。”

除了堵车,法警的提押工作还怕遇到交通事故,一旦遇到大一点的交通事故,特别是需要换车时,就需要法警格外谨慎,“车流不断的五环路,我们既要保证被告人的安全,也得保证自己的安全。”

“有时赶上中午饭点,我们也会给在暂看室的被告人提供午饭,庭审结束,我们再将被告人送回看守所,总之,整个过程中都有录像,这既是对我们规范执法的要求,也是保障被告人权利、确保庭审有序进行的要求。”

被告人听宣判晕倒法警急送医

公众对法警的印象,往往来自媒体对庭审报道的画面:挺拔威严的法警,站立于审判台前两侧。这是法警的工作之一:值庭。

2014年,李艳枫值庭了一起抢劫杀人案,受害人家属来了七八个人旁听。在法官宣布休庭的一瞬间,5名男性家属“噌”地跳出了旁听席,照着被告人就要拳打脚踢。

“就算是犯人也不能被打,何况被告人还没被宣判有罪呢!”李艳枫说,两名法警赶紧去拦住被害人家属,另外两名法警弯腰护住被告人,“拳脚全砸在我们法警身上了,事后一看,衣服都被扯烂了。”

旁听人员容易情绪激动,受审的被告人也常常情绪失控,甚至引发疾病。

在一起销赃30多辆车的案件中,被告人最终因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被判刑13年,而被告人此前一直坚称自己无罪,“可能没想到自己会被判这么重,被告人拳头紧攥,宣判完就晕倒瘫在了椅子上。”

李艳枫和同事赶紧拨打120,并跟随医生来到医院,经检查,被告人身体并无大碍。“其实就是他的心理有了变化。我们带被告人上下庭,感觉特别明显,一些被判处重刑的被告人,被带出法庭时,人是飘的,腿是软的。”

强制执行面对挑衅冷静有底线

和上面提到的安检、押解和值庭相比,配合执行是法警工作中,最可能遭遇暴力对抗的工作。在李艳枫看来,“面对被执行人的不配合,甚至是挑衅,要冷静忍耐,但并非没有底线。”

昌平一家学校因为不履行法院判决,而被法院强执。在法官进入这间学校后,学校工作人员非常不配合,法官需要他们交出一些财务材料时,对方拒绝交出保险柜钥匙。

李艳枫说,被执行人不配合是强执的常态,但在这次强执中,还有人挑衅地说“看这些法警不会是假的吧”。面对这些声音,李艳枫和同事只能压住心里的怒火,配合法官搜寻财务文件。

“他们看到我们动真格的了,有人突然冲上来抢夺我同事手里的摄像机,这是我们的执法设备,这一行为就触碰到了我们的底线。”李艳枫说,执行现场的法警可不是糊弄人的,几秒钟的时间,这名当事人就被法警控制,带上了警车。

“一上车他就老实了,因为妨碍执行,法院对其作出了司法拘留的处罚。”李艳枫说,“很多被执行人态度嚣张,抗拒执行,一旦被法警带回了法院,立马服软。”

“我常说,不管是法庭上,还是执行现场,都是法最大。虽然我们不参与审判工作,但我相信,恪尽职守的法警也在维护着法律的权威。”李艳枫说。

责任编辑:杨承渊(QN0044)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