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食药旅”安保警官巴德实:让人民吃得放心踏实

2017-08-15 16:21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巴德实:让人民吃得放心踏实

身为第一批“环食药旅”警官,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环境食品药品和旅游安全保卫中队队长巴德实今年侦破北京第一起大规模自动化流水线生产假酒大案,还曾将假药四大团伙之一绳之以法,并促使制售假药者首次依法受到最重刑罚。巴德实被评为全国打假先进个人,荣立个人三等功,他带领的环食药旅安全保卫中队也荣立集体三等功。

2017年,丰台环食药旅安全保卫中队在北京食药系统中第一个与各相关部门签署建立行刑衔接机制。巴德实建议制定相关标准和完善法律,从根源上解决问题,为打击环保犯罪等奠定坚实基础,“让老百姓吃到放心食品、放心药,让天更蓝水更绿。”

竞聘当上首批食药安保警官 拜师成为专家

2017年,36岁的巴德实当上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环境食品药品和旅游安全保卫中队队长。中队的前身是丰台分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食品药品案件侦查中队,2011年11月成立这个食药侦查中队时,巴德实竞聘为队长,成为了北京第一批食药安保警官。

可刚去食药侦查中队,当队长的巴德实也蒙了,怎么干?那时全市的食药中队都是新成立,缺乏经验。而且队里一共十人,除了副队长赵宇比他小一岁,另外八人都是45岁以上的老同志。巴德实激励队员们:“咱们是第一批食药安保警察,得把活干好了!”

为尽快熟悉业务,两位队长狂“啃”食品药品相关法律,频频与当时的药监、质监、工商、卫生监督等许多行政部门沟通探讨,各处拜访专家,边学边干。

很快,巴德实便从一个行业生手成长为业内专家,与各行政部门、公检法和企业等紧密联动。他利用微信群、QQ群,组建“环食药旅工作群”、“区属各职能部门联勤联动工作群”以及在全市独有的“打假群”。一旦查到疑似假货,巴德实向群里求证,即刻便得到所涉食药企业的回应,协助鉴定。其他区同行鉴定假货,也来找巴德实帮忙。

心血付出都是值得的。该中队成立以来至今,巴德实带队单独或联动派出所破获两千余起食品药品犯罪案件,刑拘六百多人,捣毁三百余个制售假药窝点,打掉二百余个非法经营药品窝点,收缴各类假药两亿余粒、非法经营药品一千余万盒,涉案金额达一亿余元。

化装侦查半个月 蹲守野山墓地侦破假酒大案

今年7月初,巴德实组织队员们兵分四路,将贩卖假药的嫌疑人抓获并刑拘;11日又协助山西警方抓获回收贩卖药品嫌疑人。像这样的收网抓人周周有,化装侦查则天天进行。

今年4月队里接到群众举报,丰台一处山上大院里有做假酒的。巴德实带着队员们往野山上摸。一路从柏油马路到洋灰路、石子路,最后全变成土路,这么个荒僻地方,开车上去十有八九会暴露。于是他们把车弃在山脚下,大家换上运动鞋,开始“登山”、“游玩”。巴德实一身深色衣装,毫不起眼;有的队员特意不刮脸,胡子拉碴的;副队长赵宇还买来弹弓,伪装成“打野鸟”的。上山摸查打听了半个多月,他们查到公墓旁边的这座山上。

山上院外两米就是坟头,蚊虫也叮得狠,队员们却每天从早五点至晚九点,连蹲数天,终于看到开来一辆面包车,进院卸包装纸箱,又拉了几箱子东西走。一阵风刮来,巴德实闻到酒香,乐了。他立即组织两个派出所来抓人,同时叫上食药局和酒厂的工作人员。

三十多个警察,穿制服的,穿便衣的,拿压力钳的,拿狗抄子的。“院子特别大,纵深五十米,超过两千平方米,要里面真有好几十人,我们进去两三人,还不给捂里了?”

大院被围住。巴德实和民警们猛然打开门冲了进去,挨屋清查。

大院里一共三伙人,三条较大规模自动化流水线正在运行,各式灌装机、封口机,还有机器在给酒贴标。上万瓶假冒名牌白酒、两吨积酒当场被查获,涉案价值40余万元。十人落网被刑拘,目前仨老板都已被逮捕。

这是2017年北京环食药旅系统成立后,侦破的第一起大规模自动化流水线生产假酒案。巴德实的食药中队获全市通报表彰。

“假药比毒品还暴利” 终让假药团伙受严惩

“制售假药比毒品还暴利。”巴德实抓了一个制假药的,之前短短两年内,对方在北京买了好几处住宅别墅和两辆高档轿车。巴德实看在眼里,“图财害命”四个字刺在心里。

制假药的东北四大团伙在当地被打掉三个,最后一个就是后来被巴德实抓住的任某团伙。任某制贩假药多年从未失手。巴德实当“食药警察”之初,就耳闻其名号,一直想铲掉这个社会毒瘤。前年7月底他得到线索,任某明目张胆地租用一家公司库房卖假药,但举报者不清楚其真实身份和长相。

酷暑中,巴德实带领侦查员一路死守在药品运输的必经之路,另一路则以社区民警身份对库房进行安全检查。一个不高的东北男子进入巴德实的视线,但这个任某反侦查意识极强,每天电话遥控别人做事,自己不在库房露面。

巴德实和队员们蹲守了一个多月不放弃,在任某去库房时终于将他当场抓获。库房里,真药假药全有,不少假药都标称“治癌”。任某死不承认药是自己的。在巴德实步步追问下,任某最终供述自己挂靠药批公司制售假药,但也有真药。

“我那全是买的真药,不知道假药。”但在法庭上,任某却全盘翻供,否认制假。检方当庭询问药的真假,任某咬定不是假药,以为可逃避刑罚。检方据此指控他无资质非法经营。而且按真药作价,案值约600万元,任某被判刑13年半,罚金610万。

任某听判后,几乎瘫在地上。但他没有上诉。从侦查抓捕,到逮捕庭审,此案都做到环环相扣,证据凿得很实。

“听到判13年半,我们恨不得蹦起来鼓掌!罪犯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带全队旁听庭审的巴德实激动地说。这是北京首例刑罚最重非法经营和销售假药案,被评为年度最佳案例。此案刑事判决的同时还提请民事公益诉讼,这也是市局环食药旅系统首例提请公益诉讼案。

解决根儿上问题 建立行政刑事衔接机制

4月21日和6月9日,在市局环食药旅总队指导下,以丰台为主战场的特大制售假药案分阶段收网,打掉河南两个生产窝点和北京十余个下线窝点,抓获20人,起获成品假药13万余粒,案值320余万元。此案告破,标志着北京打击食药犯罪一体化格局逐步形成。

但巴德实并不仅以破案抓人为傲。“我们跟烟草局、食药局等都建立了行政刑事衔接的机制,也把检察院、法院请来参与,涉及拘人后的批捕和判刑。另外,检察院要对相关部门是否作为进行监督。”行政刑事衔接机制,巴德实的中队是北京食药系统第一个与相关部门签合作协议的,成了全市范例。

参加食药局、环保局以及北京和国内的一些论坛时,巴德实介绍基层法律适用遇到的困难,希望有助于国家相关法律修改完善。巴德实说,六年来,他感到最走不通的就是重金属超标标准问题。“什么算‘严重超标’?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超标多少追究刑事责任?必须有一个标准。”

取证也是一个问题。比如行政部门对添加瘦肉精的,只能行政处罚。卖肉的说从外地进货,不知情,能否追究刑事责任?巴德实经过多年摸排,发现售卖者很可能明白是否添加。“行政处罚力度不够,而我们要追到外地去,有时又没有管辖权。”他建议法律从取证和明知这方面解释得更清楚一点。“比如发现被添加的问题肉,对于多年从事肉类销售者,是不是可以合理推定为‘必须明知’或者‘视为明知’?”

至于今年新增的打击环保犯罪,作为北京市打击环境食品药品犯罪先行者,巴德实自知身负重任,“环保这方面可做的东西太多了,不光是破案拘人。”

以往行政部门发现污染环境等,最多予以行政处罚;而现在,需要在他们查处前期就按法律规定的标准,固定证据,否则难以判定该不该追刑责。“我们已跟行政部门沟通多次,告诉他们如何固定证据,以后有线索也叫上我们取证,也可现场指导他们。同时我们注意发掘线索,有情况会通知行政部门一起查案。”

“关键要制定出标准,完善法律和机制,使法律适用在实践中能走通。”为此,巴德实多次与环保、国土、水务等行政部门,还有检察院、法院和市局法制部门沟通座谈。“要打好基石,行刑衔接,法律和机制完善了,下一步就能走得顺畅。不要忘了,咱们目的是解决根儿上的问题,让老百姓吃到放心食品、放心药,天蓝水碧绿!”

“巴德实,人如其名。”跟他一起搭班子共事多年的赵宇用三个词形容他:好学、慎思、笃行。队里一直外出侦查的九个人,他俩年纪最小,有三位已年过五旬,还有两位也过45岁了。而年轻的队长总是亲力亲为,冲锋在前,以身作则。“别说你不会做,他会亲自带你做一遍。他关心队员,队员们也都抢着干。”如今,这支新队伍荣立了集体三等功,打了一个接一个漂亮仗。

责任编辑:杨承渊(QN0044)  作者:林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