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妹亲”不严重?性教育核心是建立自我边界

2017-08-25 09:27 中国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性教育核心是建立自我边界

近日,南京南站遭猥亵女童已经随父亲“有说有笑”地回家,此事件引发舆论的广泛关注,性侵儿童这一话题又一次进入公众视野。截至目前,依然有为数不少的人表示,“其实并没有那么严重,这个家庭平时就这样,兄妹俩感情深,关系好”。这似乎传递出一个信息——如果出于亲密和爱,那么此类行为就可以被允许。

无独有偶,此前网上有一段视频:父亲跟四五岁的女儿嬉戏,脱了孩子的裤子使劲亲屁股,尽管孩子在拒绝反抗,但父母依然一边拍照一边大笑,并把这段视频传上网络。当遭网友质疑时,母亲说,我们家的亲密互动方式就是这样,没有什么不妥。

越多越多的父母日益关注“儿童性教育”这一话题,人们会思考:性教育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它会不会成为一种“鼓励”和“诱惑”,促发孩子更早地尝试性;我们该如何教孩子去保护自己不受侵犯……

当我为父母们讲授“儿童性教育”课程时,发现一个问题:我们常常把“性教育”孤立起来看待,使它变得异常特殊甚至神秘,以至于很多父母面对性话题时,感到不知所措。

而在我看来,性教育的核心就是帮助幼儿、儿童、青少年建立自我边界,培养其隐私观念。自我边界的建立,不仅在性教育中才会涉及,事实上它存在于日常家庭教育的方方面面。

自我边界建立的前提,是有能力对自体感加以确认,比如“我知道我已经饱了,我知道我足够温暖,我知道这件事我可以胜任,我知道我很高兴/不高兴”,等等。即明白、确认自己身体的感觉,明确自己与环境之间的关系以及感受,继而明确自己与环境(不仅指物理环境,也包括人与人互动的感受)之间的距离,进而具备拒绝他人靠近自己的能力,具备维护私有边界的能力。

可是,在很多家庭的教育中,孩子的此类能力常常在不经意中遭受侵蚀乃至削弱,比如,孩子明明已经不想吃了,可是父母仍旧凭借经验认为其不够饱足,继续喂饭。又比如,有些父母并不觉得给孩子穿开裆裤有何不妥,即便一再强调不要给孩子穿开裆裤时,仍有家长心存疑惑,总以为在自己家里穿穿影响不大。类似这样的生活点滴,都在慢慢地消融着孩子与外界环境(外物)间的距离。给隐私观念的培养造成了很大的阻碍。

之所以要给孩子穿上衣服,遮住隐私部位,就是在向孩子传递一个信息:你的身体与外界是有距离的。这是一个感受层面的体验,不需要也不应该等到孩子长大以后,再用言词去教导。无论是针对孩子还是成人,我们的行为举止,态度语气,都会比说教和词藻更能起作用,因为前者更直接有效地带来感受层面的体验。

另一类家庭教育模式是:父母的意见是不容质疑和拒绝的。比如开篇提及的第二个视频案例中,孩子在说“不”,在用各种方式传递信息,告诉父母她不喜欢这个游戏,而父母并没有因此停下来。这可能就会形成一种伤害——不仅是对自体感受的削弱,同时也在打击削弱孩子说“不”的能力。

在很多儿童性侵犯的案例中,孩子遭受侵犯时不敢说“不”。这一点固然与侵犯行为所带来的恐惧有关,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在很大程度上也折射出其日常教养模式中存在着某些弊端——很可能其家庭教养过程里,孩子很少甚至根本没有成功地说过:“不! ”

更有甚者,在某些家庭教养环境中,父母会针对孩子的拒绝去惩罚孩子。此类互动模式,就不仅没有养成孩子拒绝他人的能力,同时还丢失了孩子对父母的信任。孩子的感受往往是:父母不愿意了解“我的感受和意愿”;“我”会因为表达自我意愿而遭受惩罚。其隐患是,孩子在其日后的生活互动中,内心深处的固定模式是:没有人会在意我的感受,我不能有自己的感受,我会因为自我感受的表达而遭受惩罚。

此类观念的内化,即深植内心的非理性观念,往往就为性侵者留下了可乘之机——孩子(甚至成人)往往缺乏必要的能力去拒绝侵犯。

所以说,性教育从来都不是独立于家庭教育之外的神秘内容。它必然是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在根本上它是一种生活态度。它并不特殊,也不神秘。

让孩子的未来可以远离性侵犯,我们需要正视性教育这一议题。

责任编辑:杨承渊(QN0044)  作者:阿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