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同事溺亡反被诬 法治社会容不得“农夫与蛇”

2017-09-01 16:06 法制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救同事溺亡反被诬,法治社会容不得“农夫与蛇”

“孩子人已经没了,这是他做的最后一件好事儿,帮他讨个说法,是我这个当妈的最后能为他做的事儿。”何东阳的母亲红着眼眶说。两年前,何东阳为救落水同事马某献出了年轻的生命。然而,获救同事马某却说何东阳是在玩水过程中意外溺亡。精神受到极大损害的何东阳父母将马某告上了法院。法院审理后认为,何东阳在客观上实施了想尽力保护马某的行为,对其溺水身亡造成的损失,马某作为受益人依法应对何东阳的死亡承担相应的补偿责任。于是,一审判决马某补偿何东阳父母共计22万余元,但随后马某提出上诉。日前,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驳回马某上诉,维持原判。法律,给了这个现代社会“反咬农夫一口的蛇”一记响亮的耳光。

时下,有太多“陌生人勇救落水者”的故事温暖着我们。长江大学见义勇为大学生群体、江西芦溪不畏严寒救起落水儿童的14岁少年、“愿用自己的命救回孩子”的患癌老人……即便不是被救者,每个听过这些事迹的人也很容易被感动。也正因如此,马某这种不懂感激还试图推卸责任的行为与这些见义勇为的壮举形成了强烈的反差,深深重伤了公共道德良知。当然,更是为法律所不容。

毋庸置疑,法律尊重事实,会保护见义勇为的行为,不让任何好人做了好事反而“蒙冤”。所以,一审法院依据公安机关笔录、相关证人证言以及本案的其他相关证据,认定何东阳在救助过程中被水流冲走不幸溺水身亡,符合法律事实。同时提出政府和单位是否授予见义勇为称号,不影响法院依据法律和事实公正审理。法院的判决结果不仅拂去了何东阳父母心头上的阴霾,更彰显了法律的公正,给了见义勇为行为应有的保障。

近年来,由见义勇为引发的热点事件不时刺激公众神经,也激励法律不断“亮剑”。2017年3月15日通过的民法总则,可以称作见义勇为行为的“护身之法”。 民法总则草案一审、二审稿的相关规定,有针对性地回应了见义勇为者陷入困境时的权益保障问题;2016年12月,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民法总则草案三审稿新增规定: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除有重大过失外,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2017年3月8日,民法总则草案四审稿规定:因保护他人民事权益而使自己受到损害的,由侵权人承担民事责任,受益人可以给予适当补偿。没有侵权人、侵权人逃逸或者无力承担民事责任,受害人请求补偿的,受益人应当给予适当补偿。何东阳父母在儿子溺水身亡后状告获救同事不仅合法,所得补偿也符合社会道义,是对正气的匡扶和弘扬!

曾几何时,见义勇为被推向了舆论热议的风口浪尖,“扶不扶”一度成为了人们的艰难选择。这些年来,无论是人性本善使然还是因为法律的鼓励和保护,人们正在逐渐从“扶不扶”的负面影响中抽离出来。面对危险,人们更愿意选择挽救生命。我们坚信,那些生死关头的纵身一跃,考虑的绝不是表彰和荣誉,而是人性的纯粹和正义。当然,我们更愿意相信,“小伙救人溺亡却被诬玩水出意外”只是个案。面对见义勇为行为,我们不仅要心存感恩和善念,更要保有对法律的敬畏之心。法治社会,“反咬农夫一口的蛇”必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责任编辑:杨承渊(QN0044)  作者:刘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