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妇爬华山身体不适 民警接力“公主抱”送医

2017-10-13 09:51 中国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为什么不能把爬山孕妇当成麻烦

近日,一名怀孕五六个月的妇女在爬华山途中身体不适,陕西省华阴市公安局执勤民警在接到求助后,接力“公主抱”,将她护送下山并送医就诊。为了生命,游客让道、警察接力的场景,让人心中充满暖意。但看到这条新闻,我就想到:这个爬华山的孕妇,肯定要被骂惨了。

果然,网民在跟帖中一边倒地在骂她,说得特别损。有的说这纯粹是作死,你不该出现在华山,你应该现身喜马拉雅山下,珠穆朗玛峰才是你的舞台。有的说,挺着个大肚子爬山,脑子被门挤了,真不配做一个好母亲,可能害了肚里的孩子,也给警察添了麻烦。

能够理解这些网民的不满甚至愤怒,刀子嘴豆腐心,激烈批评中更多包含的是对生命的关怀。虽然我也觉得这个孕妇有点儿不自量力,但还是觉得不要太苛责她,甚至想鼓励一下她这种“挑战当下对孕妇过度保护取向”的勇敢。

我不知道专业医生会怎么看,曾听过一个讲座,一位著名医生批评当下社会对孕妇的过度保护。怀上孩子后,差不多就被当成“生活不能自理”的人了。这不能吃那不能吃,这不能去那不能去,这运动不行那运动不行,好像只能吃饱喝足后躺在床上等着生孩子,不能出远门,不能工作,不能做体力活儿,恨不得走个路都得搀着,没有了自我而只剩下“生孩子”。过度保护,其实是一种剥夺女性自我的身体专断主义。

生儿育女是人类的本能,人体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脆弱,那位讲课的医生批评说:如果生个孩子这么娇贵,人类可能早就灭亡了。多运动,对孕妇的心理健康、分娩和胎儿发育都有好处。经常看新闻时,国外很多孕妇似乎并没有这些忌讳,怀孕后继续跑步、踢球,甚至参加国际比赛。2014年6月,28岁的美国田径女运动员阿莉西娅·蒙塔诺身怀34周大的胎儿,在美国全国田径锦标赛上以2分32秒13的成绩完成了800米热身赛;2012年伦敦奥运会期间,美国沙滩排球运动员沃尔什怀孕11周仍参加比赛,并夺得奥运冠军;2011年10月,美国一马拉松女将怀孕39周仍全程参加完芝加哥马拉松赛,赛后7个小时产下一女婴(当然,这些都是专业运动员,普通人需慎重)。

我们身边有太多“过度保护孕妇”的极端案例,比如忌电脑辐射手机辐射,到搜索引擎上去看看,各种关于“怀孕期间家里的无线网要不要关”的问题。真听说过有人怀孕后家人挨家敲邻居门让关WIFI的事,让人哭笑不得。几乎每个怀孕的白领工作时都会穿上一件防辐射服,虽然并无直接证据表明日常生活中电器所发出的辐射会导致孕妇流产率、胎儿畸形率的提高。

所以说不要过于苛责那位爬华山的孕妇,我担心个案上的苛责会使过度保护变本加厉。怀孕并不意味着失去常人的运动与自由,她们不是“生孩子”的工具,也有自我,生孩子之外也有运动、旅游、社交的需求——那种突破“过度保护文化”的勇敢尝试还是值得鼓励的。一个曾经在孕期爬过山的女网友在这条新闻后留言说:“我怀孕两个月的时候也是偷偷一个人跑去爬华山,爬到一半家里电话就狂打过来叫我赶紧回去,后来还是作死一直爬到北峰,本来想继续去东峰的,后来还是坐缆车下山自己开车回去了。小遗憾没有去风景最美的东峰,我孩子现在很健康活泼。”当然,这些需要听医生的,考虑每个人的身体情况,不能从一个极端滑向另一个极端。

有人说“孕妇给警察添麻烦了”,令人感动的,警察并没有把这个孕妇当成麻烦,而当成自己的职责所在。我也不认同那种“麻烦观”,其实,谁想给别人添麻烦呢?哪一个爬山的人不是想着自己有能力去应对的,可总有偶然和意外,处理那些民众个人无法应对的意外,这正是公共部门存在的必要,也是这些职业令人尊敬的地方。作为置身事外的旁观者时,我们不要自负地以为自己可以应对一切——每个人这辈子都可能遇到一些自信能解决可最终“给别人添了麻烦的事”,宽容地看待这些“非意图的麻烦”,应该成为一种公共美德吧。

责任编辑:杨承渊(QN0044)  作者:曹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