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所管教周茂丽:22年如一日 被监管人员将其当亲人

2017-11-01 15:22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被监管人员:她像亲人一样

千龙-法晚联合报道(记者 张蕊)他们用自己的方式守卫首都,他们为市民解决各种大事小情。他们“正直、勇敢、忠诚、为民”,他们始终冲在维护社会安全和正义的第一线……随着第十届北京市“人民满意的政法干警(单位)”暨“首都政法先锋”评选活动的开展,本报将推出首都政法先锋系列报道,记者走近这些植根于一线的卫士,记录他们是如何带着一份初心,不断前行……

进入深秋,街上的行人都已经换上了厚外套。

周茂丽和往常一样提前来到单位,开过每天早上八点半的例行晨会后,就进入“筒道”,进行交接班了。

周茂丽,55岁,北京市东城区看守所一名普通的民警。1995年至今,周茂丽在东城看守所已经工作了22年。

成绩难得

一人分管4监室  两年收多封感谢信

据介绍,东城看守所女子羁押区共有10个监室,周茂丽分管其中4个,共52人。

平常,周茂丽都会提前来到单位,开过每天早上八点半的例行晨会后,就走进“筒道”,进行交接班。在看守所,“筒道”是对监舍楼道的统一称呼。先是了解前一天晚上是否有突发情况,是否有新进来的被监管人员,再问监室内每个人的状况,周茂丽当天的工作就算正式开始了。

在巡查完分管监室后,周茂丽拿出了笔记本,记者注意到,笔记本记录的都是被监管人员的一些事情,比如“小王想家了;小宋情绪不太好……”

“一般这种时候,我就会找她们谈话,劝她们心理包袱不要太重了。”对于周茂丽来说,这也是每天例行的工作。每天从早8点半到下午5点,周茂丽把8个小时平均分配给她负责的监室。

“就是多谈话。”周茂丽说,对每个人的心理、身体状况要熟记在心里,当发生变化时,能提出有效的建议或者意见。”

2015年以来,周茂丽共收到锦旗4面、感谢信6封、悔过书15封。这些数字对于监管岗位来说,来之不易。

故事感人

把周茂丽当亲人  小琪叫她“管教阿姨”

很多被监管人员都将周茂丽当成了亲人。

“我可以叫你管教阿姨吗?”16岁的小琪(化名)问周茂丽。“可以啊。”自此,周茂丽就成为了“管教阿姨”。小琪因涉嫌盗窃罪被刑事拘留后送进看守所。小琪3岁时,其母亲临去世前将她托付给了朋友。但没过多久,小琪的养母就和丈夫离婚,独自带着几个孩子一起生活,家里条件非常艰苦。小学没读完,小琪就辍学了。

2016年,小琪离开养母,来到北京投奔男友。没学历、没经验又未成年的她,只能靠打零工维持生计。后与男友吵架,小琪离家出走,又因交友不慎被“朋友”教唆去偷东西,走上了犯罪的道路。周茂丽对待小琪像照顾自己的孩子一样,帮她剪头发、指甲。小琪说自己喜欢北京,周茂丽就给她讲故宫,讲什刹海,讲老北京、新北京的故事,“我就是想让她明白,生活其实很美好!”

8月中旬,小琪离开了看守所。临走前,她又给周茂丽写了一封信。这一次,她直接称呼周茂丽为“周阿姨”。她说自己很舍不得周阿姨,承诺“出去”后会好好生活,让周阿姨放心。

在《忏悔书》中  小武感谢周“贵人”

小武(化名)此前家境良好,还经常和丈夫出入一些高档活动的场合。后来小武觉得自己没有汽车接送,也没有大牌服装,因此自卑起来。于是她开始寻找“发财之道”,最终走上了违法的道路。

初进看守所的小武情绪一直不好,甚至出现了明显的抑郁特征。这些都被周茂丽看在了眼里。

周茂丽介绍,小武不仅腰部有疾病,还有高血压、糖尿病等。进入看守所后,思想压力过重,导致小武腰疼到一度无法下蹲。一天,周茂丽到监室里进行例行安全检查的时候,正好小武去上厕所。她看到小武下蹲困难,就走过去扶住了她,没想到便液喷溅了周茂丽一身,但她没有撒手不管。“我不能因为自己身上脏了就把她扔在那里。”周茂丽说,当时小武就哭了。

后来小武在《忏悔书》中写道:“我犯罪的初衷就是为了让自己过得再好一点,可是事情发展让我失控,只能铤而走险……我要感谢周管教,在我几乎绝望要放弃自己的时候,她像亲人一样对我,让我感觉自己有了依靠,没有被抛弃。周管教是我的贵人啊!”

对话 

聊天最能调节心情 回家前会管理好情绪

周茂丽喜欢鲜亮的颜色,特别是红色。休息的时候,她去买衣服,也会专门挑选亮色系的衣服,“亮色能让我的心情好起来。”

实际上,刚到看守所工作的时候,周茂丽特别不习惯,还曾被“被监管人员”气哭过,也打过退堂鼓,但都咬牙坚持下来了。

工作了这么久,周茂丽早就有了自己的一套调节心情的方法,“有时候大家聊几句,心情也就好了。”周茂丽直言,聊天是在看守所工作最好的减压方式。

休息的时候,周茂丽也会追剧。她说自己最爱看狄仁杰断案,喜欢侦破片、警匪片。她知道鹿晗,也知道关晓彤,也会上网看新闻,关注热点,“有时候和她们谈话的时候,也会聊聊这些话题。”

周茂丽说,22年来,她只有一次将不良情绪带回家,没忍住和丈夫发了脾气。当时才十几岁的儿子问她,“妈妈你不高兴吗?是因为工作?”周茂丽一下子反应过来了,“不能让孩子有那样的感觉。”

从那之后,周茂丽下班回家都会管理好情绪。

谈及孩子,周茂丽说,一直以来,她和丈夫的工作都很忙,加班更是经常的事情。从小学开始,周茂丽的孩子就开始自己照顾自己了,“晚上他一个人的时候很多。”

在周茂丽的印象当中,从小到大,只带孩子去过一次游乐园。

2003年,周茂丽的孩子考大学,她仍然在坚守岗位。“幸好考得不错,要不然我真的会很难过。”如今说起来,周茂丽的眼角还有泪水涌出。

责任编辑:杨承渊(QN0044)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