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一中院行政法官赵锋:希望让案件结果"合法又合情"

2017-11-07 13:42 法制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让案件结果“合法又合情”

千龙-法晚联合报道 “我是泥地里滚大的,我知道土地对农民来说有多重要。”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行政法官赵锋嘴上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十余年来,他担任合议庭成员参与案件审理达2353件,主审的各类行政案件更是高达700余件,连续三年结案数全庭排名第一。其中2016年审结行政案件190件,创北京市行政法官个人全年结案总数新高。

赵锋平时说话语速很快,但在庭审时却是异常的“慢节奏”。

他希望尽可能多地听取当事人的意见,为每一个案件画上既合乎法理,又合乎情理的句号。

出身基层 11年如一日 专门解决“民告官”纠纷

一场原定于上午9时30分开庭的庭审,在法官赵锋宣布开庭后,原告何世恒依然没有出现。

按照行政诉讼法相关规定,经法院传票传唤,原告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可按撤诉处理。赵锋却想,再等等看,毕竟老百姓打场官司不容易。

这是湖南农民何世恒因为征地补偿纠纷状告国土资源部的行政诉讼案件。

二十分钟后,赵锋等到了原告何世恒,并召集法官重新开庭。闭庭后,何世恒不住地为火车晚点导致迟到而道歉,赵锋却说,“我们应该考虑到春运火车票不好买,把开庭改期。”

“我们打了很多官司,还没有见过这么好的法官。”何世恒红着眼圈说,“他是实事求是为老百姓依法行政的。”

出生于1980年的赵锋,自小生长于湖南一个小县城的城乡结合部,小时候喜欢看香港警匪片的赵锋,带着点“个人英雄主义”的情结。高考成绩优异的他放弃了进入综合性学府的机会,报考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治安学专业,立志做一名人民警察。

2002年,赵锋本科毕业,来到北京市公安局西客站分局成为了一名一线民警。派出所的工作繁杂,赵锋一遇到问题便主动学习,渐渐对行政法产生了浓厚的兴趣。2003年,赵锋辞职考取了公安大学行政法专业研究生,重回校园深造。

从2006年研究生毕业至今,赵锋已经在北京一中院行政审判庭的岗位上做了11年。行政诉讼用俗话说就是“民告官”,它“一肩挑两头”,一头是公权力机关,一头是行政相对人。

换位思考 力争让每起案件结果“合法理又合情理”

赵锋所在的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着70%的起诉国家部委的行政案件。一个涉部委案件的审理往往会影响整个行业的管理与发展,对全国各个地方、各个层级的行政机关起到示范和引导作用。

11年里,赵锋接触的行政诉讼案件的种类也在发生变化——原来群众因行政处罚、行政许可不满而提起诉讼的案件占绝大多数,而现今履责类案件增多,公民更关心政府是否履行了其应尽职责,更重视知情权的维护。

赵锋曾接到这样一个案子。2008年,北京市延庆县人民政府(当时延庆县尚未改区)发布公告,着手推进延庆到怀柔的延琉路扩建工程。道路两侧的老百姓在得知扩建范围后,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抢栽、抢建情况,一时矛盾对立非常突出。

2010年,朱某等15人因不满征地拆迁补偿,与延庆县人民政府“对簿公堂”。查阅卷宗后,赵锋发现了两个问题:一是延琉路审批程序周期很长,扩建工程实际上还没有取得征地手续,只是取得了立项批复、土地预审等前期文件。二是征地拆迁的补偿标准存在设计缺陷,有明显不合理之处。

于是,赵锋先后四次前往延庆,与法制办、国土、规划等多个部门沟通协调,指出了行政机关在征地过程中存在的不规范问题,为行政机关提供法律建议,并提出了合理的补偿方案。

最终,延庆县政府完善了相应的征地手续,补偿标准也得以修正,给了村民更合理的利益补偿。

赵锋平时说话语速很快,审理案件时思维也非常敏捷,但他在庭审时却是异常的“慢节奏”。即便是如今平均1.5个工作日要审结1个行政案件的工作重任下,他也宁愿加班加点阅卷、写判决,而尽可能把充裕的时间留给庭审上的当事人。

在赵锋看来,百姓选择与行政机关对簿公堂的方式来解决问题,案件的结果往往事关其切身利益。

赵锋出身基层,更愿意站在百姓的角度上思考问题,在依法审理的同时,总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审判延伸工作。

他希望尽可能多地听取当事人的意见,了解当事人诉讼背后的缘由,让当事人能够得到用心对待、受到最大可能的保护,为每一个案件画上既合乎法理,又合乎情理的句号。

博学广识 突破专业技术知识瓶颈 为办案变“杂家”

有段时间,同事发现赵锋的案头多了十多本书,经济学、金融学、证券学的都有。赵锋在开庭、写判决的间隙捧在手里的都是《基金高手》、《理财高手》,还不时圈圈点点研究K线图。

同事好奇地问赵锋:“你是不是正在学炒股做理财呀?”搞得赵锋哭笑不得。事实上,赵锋却是因为他接到一件诉银监会的案子,正在恶补专业知识。

行政诉讼案件有别于其他类型的案件,在法律专业问题之外还涉及到对应行业行政管理领域的专业知识。隔行如隔山,这些专业技术知识成为行政法官审理新类型案件时的一大瓶颈。

而这些专业类别很大程度上既没有先例可循,同行业类似案件再次出现的概率也相对较低,从而行政法官从零开始学习这些专业知识的成本和回报,是不成正比的。

赵锋说,自己好像是有强迫症一样,遇到弄不明白的事情就必须要打破砂锅问到底。每个领域的专业知识,赵锋都要差不多花一个月的时间学习。

经过多年的努力,赵锋在环保标准、外汇金融、地质勘探、质检检验等专业领域均有所心得。他说自己远远算不上这些领域的行家,充其量算是个杂家。

针对审理中所发现的行政执法问题和行业管理漏洞,赵锋先后向行政机关发出司法建议50余份。其中,《关于程旭祥诉北京市教育委员会行政复议不作为案给北京市教育委员会的司法建议》等多份司法建议获评北京市法院行政司法建议一等奖。

拿下法学博士 成专家型法官

除了自己查阅相关书籍资料和行业规范,他还会实地走访该行业一线的从业者了解情况,甚至向案子的双方当事人请教,因为原被告都是该领域的行家。

他曾接到一个涉及家具环保专业知识的案件。原告孔某购买了一套价格不菲的实木家具,在使用过程中,孔某怀疑自己所购的家具系人造板材外面“嫁接”了实木材料的“赝品”,但又不忍心将家具拆开来“验明真身”。

孔某于是另辟蹊径,转而针对《家具环保认证规则》提起了行政诉讼,将国家认证认可监管委和国家质检总局一并告上了法庭。

这个案件不仅涉及认证规则与认证技术规范的关系、国家标准与行业标准的关系,更涉及实木家具的分类与产品质量认证跟踪调查程序。

为了弄清案件中涉及的技术问题,赵锋搜遍了所有与技术问题相关的教科书、学术论文、国家标准、行业技术规范、专业评论文章,力求吃透相关概念和规范,找寻解决问题的思路。

经过扎实深入的学习,赵锋不仅在宏观层面掌握了我国产品质量认证的制度体系、原则与规则,还在微观层面精确研究相关的认证程序和技术参数。

庭审中,赵锋紧扣争议焦点,直击要害,层层展开,针对原告孔某提出的认证依据管理、认证技术制定、TC审查等一系列专业性问题逐一进行了回应,并在裁判文书中清晰阐释了认证规则与技术规范这两者的概念及其关系,说理充分,论证有据。

原被告双方在庭审后都对赵锋的专业水平赞赏有加。原告孔某后来虽然败诉,但仍为赵锋丰富的知识储备和精准的技术判断深深折服:“赵法官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把质量认证领域的技术规则吃透弄通,真是难以置信!”

赵锋凭着这股钻研劲儿还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拿下了法学博士学位,是一位名副其实的专家型法官。

生活达人

把周末留给家人 每周跑两个十公里

加班再晚也要回家看儿子、提高工作效率把周末留给家人、爱运动也爱音乐……私底下的赵锋似乎不像那个平时一板一眼的法官。他说“懂生活才能更好地工作”。赵锋的儿子东东刚上小学,赵锋的妻子是一位大学教师。他常挤出周末的时间,下厨为家人做菜,也会带着儿子去户外运动。

赵锋可以说从内到外都是个“潮人”。他是法院篮球队的主力后卫,在球场上拼搏厮杀时与其他二十多岁的年轻队友相比毫不逊色。赵锋周末有空就会去母校公安大学的篮球场上,和一群大一、大二的学生一起打篮球,三四个小时都不觉得疲惫。这都得益于他坚持每周两次跑步十公里保持下来的良好体能。

他同时还是个音乐达人,平时喜欢各种流行音乐,电音、摇滚无所不欢。赵锋自嘲,像他这个年龄的人一般都应该喜欢唱《忘情水》了。

责任编辑:曹薇(QN0003)  作者:赵加琪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