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一乡干部被村民捅伤致死:在乡里口碑较好

2018-01-08 09:55 中青在线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江西一乡干部被村民捅伤致死调查

村民没想到,一场血案会发生在身边的乡政府大院。2018年1月5日,南昌下辖的进贤县,南台乡政府二楼和三楼被警方拉上警戒线封锁。线外,有两位警员值守。两天前,这里发生一场血案,37岁的乡党委书记徐强被60岁的村民黄三群捅伤致死。

根据警方调查,村民黄三群携带两把刀具(一把木柄水果尖刀和一把自制丁字型刀具),在乡政府三楼堵住准备出门的乡党委书记徐强,在纠缠一段时间后,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木柄水果尖刀,趁徐强不备对其左肋及胸口连刺3刀,并持刀追赶已受伤的徐强至二楼。有知情者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当天办公楼的人并不多,不少乡干部下乡扶贫走访。听到有打斗动静,闻讯赶来的乡干部及随后赶到的派出所民警制服并控制住了黄三群。过程中,他试图自残,但未遂。

徐强被送到了进贤县人民医院16楼手术室抢救。可是,当日11时许,徐强在抢救无效后死亡。

截至记者发稿前进贤警方称,案件事实已基本查清,犯罪嫌疑人黄三群对涉嫌故意杀害徐强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现已经被进贤公安局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之中。

涉事村民曾认为遇事不公

村民黄三群的家就在乡政府斜对面,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调查发现,村民对他做出的极端行为感到不解,事先并没有任何征兆。作为家人,黄三群大儿子坦言自己的父亲没有文化,有时说话比较耿直。

两人的矛盾缘何而起?黄三群的儿子给记者的一份材料,落款为2016年12月27日,黄三群找人代写了申诉材料。1976年他在原公社船子岭林场做知青,1982年调原公社食堂搞后勤工作至2016年10月。他认为:“四十余年来,干尽了别人不愿意干、不会干的脏活、累活。”黄三群的儿子称,他们家在当地没有耕地,这么多年自己的父亲一直在乡政府工作。

“在(之前)领导的关怀下,2014年上半年,为我解决了社保指标,因此,我一次性补交了4万元社保(款)。但乡政府未承担一分钱,并决定从2015年为我承担社保金,由我个人负担8%。”在材料中他叙述。

在这份材料中,他说出了与徐强之间的矛盾:“徐强个人决定:不再为我承担20%社保资金,而是由个人全额负担,而经他一手安排在乡大院上班人员(2015年以后上班的)却为他们承担40%左右的社保资金,这样明显有失公平公正。”

他还说了一次两人发生冲突的细节:“我数次找徐书记申诉,他不是不予理睬,就是埋头看电脑,直到2016年10月20日,我又去找他,正值余振华乡长也在他的办公室,几句话不和他口味,他就拍桌子要掀我走,我一气之下伸手抓了他的衣领……到了晚上就召开党政班子会研究开除我,我想我快满60岁了,总不能一辈子干这苦差事,走人就走人,但总要给我一个交代吧!”

若要被辞退,他在文末提出了三项要求:第一,退回本应由乡政府承担的社保金4万余元;第二,从2015年起,乡政府要缴纳20%社保金;第三,从1976年起至2016年共41年,每年按一个月工资予以补发工资(说明:1999年政府机关改革,他曾停岗1个月,如果认定下岗,那么政府就要补发下岗费)。黄三群在2017年2月5日写的一份材料称,自己在乡大院上班40来年,历经了10多届乡领导,都认可他的工作,自己伤了徐强的脸面,未伤他的身体。“他为何意气用事将我开除”。他认为自己并没有违反劳动法。

官方认为该村民无理缠闹

事实是否如黄三群所言?2018年1月6日,进贤县警方称,黄三群1982年到乡政府厨房做临时工,因其工作中存在松懈拖沓、又与其他职工发生矛盾等情况,1999年乡政府研究后将其调离厨房,转岗打扫卫生,但其工作仍然懒散,不负责任,且不听教育劝导。

警方表示,2016年10月20日,经乡党政班子会集体研究决定对黄三群予以辞退,并依据有关政策补偿了其17个月的基本工资1.49万元。此后,黄三群向乡政府提出要求全额解决社保金4万余元和租房补贴1.7万元,2017年12月27日经党政主要领导和居委会主任会商,并同时征求了黄三群意见,同意为其解决租房补贴1.7万元并为其缴纳单位应承担部分的社保金4500元,另外给予其1.3万元生活补助,黄三群不同意并无理缠闹。问及黄三群与徐强之间究竟存在什么样的矛盾,乡政府工作人员并不愿意多谈。有人直言,在乡政府工作的人相互之间有点矛盾很正常。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称:“黄三群原是乡政府外聘保洁员之一,因工作消极怠工,引起干部职工的意见,还多次无理取闹要求加工资,态度恶劣,乡领导多次找其谈话未果,经乡党委政府研究决定开除。因此对徐书记怀恨在心,开除后还数次闹事。”

黄三群的一位家人称,当年黄三群在乡政府工作,后来被安排做保洁员,觉得这样的安排不合理。“既然工作表现不好,为什么要等到2016年才把我父亲辞退呢?他就快要退休了。”黄三群的小儿子怎么也想不通这一做法,他表示父亲并没有拿到这笔钱。

在家人眼里,黄三群日常工作表现很好,为人也很勤快,这些年,他一直开着早点铺,每天早上在离家几十米外的小屋卖包子和馒头,平时和老伴还照顾四个孙辈孩子。

性格内向的他,并不愿意和两个儿子说自己遇到的事,理由是不关儿子的事。大儿子发现父亲的情绪不好,通常会在电话中安慰他别太计较。

案发之后,黄三群被公安机关带走。他的家人才发现,他把存折和一摞材料放在一个红色塑料袋中,有上访的材料、劳动争议仲裁申请书、法律援助材料等。显然,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花了不少的心思。

遇害干部在乡里口碑较好

与黄三群的认知大相径庭,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在采访村民时,提到徐强时都说他没有官架子,办事也公道。“他从来不收礼,人真的不错,太可惜了!”在离乡政府不远的一家小卖部,一位胡姓女村民感叹。

在路边,记者与一位胡姓男村民攀谈,他说自己因为家中厕所要改造,找了徐书记帮忙。当时正在开会,徐强还问有什么事,开完会还耐心地给解答,最后就很快解决问题了。他也看到过年轻的徐强,拉着乡里低保户老人的手嘘寒问暖。在村民眼里,这是假装不出来的举动,是一个好人。

副乡长胡震焘介绍,徐强曾经修成一条1.4公里的村级公路。其中涉及到村民的征地,有的村民迷信,觉得路从村里过破坏风水,多年都没有修起来。其中也涉及54岁薛爱花家的地,她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徐强去了她家7次,最后被他感动了,同意签字征地。发生悲剧前,徐强即将调往县委办公室任职,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放心不下,当天来乡里交接工作,没想到就……”有人推测,黄三群得知徐强要离开的信息后,才到办公室找他。

一位知情人给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提供了一份徐强离任前,写给同事的短文:“还记得3年前到南台报到,台下那一双双渴望的眼神……我热爱南台……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终究你我会有属于自己的人生殊途!弥留之际(应为“离别之际”,原文如此),送上我的祝福与希望:愿南台的干部要有雄心大志,南台虽小,但只要敢想一定会有大作为……愿我们南台的干部少一些私心自利”。他在文章中深情地写道。

分别,今日回观,一语成谶。他不愿意具名的一位同事说:“他虽然家住在南昌市区,我们有时想去走动走动,他从来不让我们去,不让送东西给他。他是从农村走出来的孩子,靠自己一步步努力,从南昌市到偏远的乡里工作,通过实干才取得今天的成绩。”

“真心感谢爱我的人和恨我的人……但愿你我还能朋友相称,真诚以待!”徐强在文章中感叹。

责任编辑:杨承渊(QN0044)  作者:章正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