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刑警苏兴博:最大的愿望是天下无诈

2018-01-08 05:54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天下无诈

1.085×10425。

这是11阶魔方的变化总数,寻找这些变化,是苏兴博最爱的游戏。

手指扭动,魔方变化,苏兴博的大脑也在高速运转……

游戏,有时也是训练。苏兴博所要面对的对手,比11阶魔方还要难缠。

苏兴博,“80后”,刑警。当警察,他是子承父业。小时候,苏兴博经常偷偷穿上父亲的“89式”绿色警服,对着镜子过瘾。

2008年,苏兴博也有了自己的警服。从中国刑事警察学院痕迹检验专业毕业的他,加入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随后5年,他接触过腐烂的尸体,钻过恶臭的下水道,冬夜下河打捞物证,夏日正午去垃圾场搜寻……寻痕、固定证据、抓捕嫌疑人,苏兴博乐此不疲。

2013年元旦,苏兴博被调到电信诈骗案件侦查岗位,这让他有点儿犯难,“电信诈骗,没指纹,没足迹,几秒钟,赃款就能迅速分转……这可怎么查?”

没过多久,苏兴博在办公室见到一位80多岁的老人。老人老伴儿早逝,无儿无女,一辈子80多万元的积蓄全部被骗走。报案时,老人手脚哆嗦,流泪不止。苏兴博的心一次次揪紧,他暗暗发誓,“一定要让这样的事少发生、不发生,再难,也要查!”

2015年1月24日,谢小姐在网上订了一张1月29日的机票,28日中午,她收到一条短信,称她预订的航班因飞行系统故障被取消,请联系客服办理改签,并留有一个400开头的客服电话。谢小姐照做,“客服”让她到银行转账10元工本费。按照提示,谢小姐在ATM机上进入英文界面,输入“交易单号”和“验证码”,谢小姐吃惊地发现,自己银行卡里的45000元被转走。

接到报警后,尚在婚假中的苏兴博立即结束假期,全力侦破。“这是明显的航班取消诈骗,‘交易单号’就是骗子自己的银行账号,‘验证码’就是转账金额。”经过10小时连续工作,警方锁定了远在海南的嫌疑人。

苏兴博和同事立即南下,在当地一个城中村潜伏。为了不引人注意,苏兴博他们租了两辆汽车、一辆电动车,人高马大的刑警没日没夜地在车里蹲守,每隔两小时换人、换衣服、换车,连续9天的蹲守,终于将回家的嫌疑人抓捕归案。苏兴博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累病了。

“电信诈骗无外乎两条线,一条是通讯链,无论冒充熟人、公检法人员,还是发送钓鱼短信,骗子总要通过通信网络和被害人取得联系,另一条是资金链,上当受骗的人汇款转账,骗子再分散取款。”苏兴博说,“我坚信电信诈骗可防可控。”

未雨绸缪永远好过亡羊补牢。

2015年、2016年,公安部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查控中心和北京市反电信网络诈骗中心先后成立,通过和网络公司以及运营商进行防诈骗大数据合作,设置“劝阻拦截”岗,一旦发现疑似诈骗电话,苏兴博和同事们就会打电话,及时劝阻潜在受害者。

骗子一天会打几千个电话,苏兴博团队也会每天与近千名事主联系,多的时候一天打一千多个电话,与骗子博弈、对抗。

“劝回一个人就是挽救一个家庭。”苏兴博说。

2016年12月4日15时,王大妈接到自称“联通客服”的电话,对方称,有人冒用她的身份注册网站宽带,正在被公安机关调查,要她联系“公安局”,否则家中宽带要被强制停机。王大妈按要求联系了“公安局”和“检察院”,两个部门要求王大妈不能将此事告知任何人,并以调查诈骗案为由让她向一银行账户汇款18万元。

王大妈正忙着筹款,电话又响了。

“阿姨,刚才是不是有人冒充警方给您打电话了?”“那是骗子,您千万不要汇款。”反诈中心监测到骗子的电话后,苏兴博赶紧联系王大妈。

没想到,王大妈急了,“你们才是骗子呢,人家还提醒我说公安机关会给我打电话。我看到了通缉令,有我照片还有盖章。”王大妈坚持转账消灾。

苏兴博又通知属地派出所民警上门劝阻,但王大妈铁了心,坚持汇了款。之后,对方也再没联系她,王大妈这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我怎么就没相信你们呢!”王大妈后悔不已。

王大妈的遭遇令苏兴博和同事们意识到,光“劝阻拦截”还不够,还得加保险。现在,对于一些“执迷不悟”的事主,苏兴博团队会第一时间紧急冻结其账号,切断资金链,和骗子抢时间。

2017年,苏兴博所在的北京反诈中心共冻结涉案资金12亿余元,仅仅苏兴博拦截下来的资金就达上亿元。面对赞誉,苏兴博很冷静,“反诈这条路很长,我愿意一直走下去”。说话间,苏兴博手指飞快地扭动,手中的11阶魔方,渐渐出现四个字——“天下无诈”。“这是我最大的愿望。”苏兴博说。

责任编辑:贾玉静(QC0005)  作者:任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