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豫两地配合四级法院联动 万余吨小麦异地执行画句号

2018-01-12 15:46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万余吨小麦异地执行画句号

“轰——”持续不断的轰鸣声在空中回荡。去年12月7日早9点半,一片空地上,一台特制的吸粮机的管道深入地表一处井口大的洞口。“哗……哗……”源源不断的金黄色小麦被吸上来,通过履带运往高处,最终落在货车车斗内。

这是位于河南省新密市的新密0103国家粮食储备库。两台吸粮机不间断地将小麦从地下粮库中抽取出来,以完成一项“特殊”的执行工作。这一天是粮食出库的第14天。此前的11月24日,来自北京法院的50名干警在新密0103国家粮食储备库正式开始执行粮食出库工作。

紧迫

如何交付这万吨粮食

重担扛在法院肩头

万吨粮食异地执行,源起于一起买卖合同纠纷案:原告京粮大仓公司与怀远盛禾公司签订玉米采购合同,以食为天公司、华源之星公司出具承诺函,承担连带责任。因怀远盛禾公司未按合同交货,京粮大仓公司向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各方履行合同义务。

2014年12月,丰台法院依法判决怀远盛禾公司退还京粮大仓公司货款并支付违约金共计3600余万元,以食为天公司、华源之星公司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审理过程中,京粮大仓公司提出财产保全,丰台法院依申请查封了以食为天公司存储于新密0103国家粮食储备库的15800吨小麦。判决生效后,因被告拒不履行判决义务,2015年1月,京粮大仓公司申请强制执行。2016年6月,丰台法院开展对粮食资质的鉴定、评估工作后,依法对标的物万吨小麦进行拍卖。2017年4月,买受人竞买成功,进入交付标的物环节。

上万吨小麦一旦放太久变质成了陈化粮,就不能直接作为口粮食用了。上万吨粮食被浪费的严重后果,谁也无法承担。法院作为负责执行的司法机关,如何将如此大体量的粮食完好无损地交付到买受人手中,重担仍在法院肩头。

“异地执行和粮食安全,是这起执行案件的两个难点。从时间角度来说,经过了鉴定、评估、拍卖,最后到了交付环节,时间更为紧迫,不能再等了。”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吉罗洪副院长说道。

标的物是小麦,本身具有易腐易变质的特点,北京和新密又相距七八百公里。粮食总量多、远距离异地执行,这场执行需要和时间赛跑。

丰台法院院长张雯介绍,丰台法院在该案进入保全、查封等环节时,就在北京高院的指导与支持下,与新密市人民法院取得联系,并先后前往新密二十余次,勘查现场,了解情况,分析讨论执行中可能遇到的难题。

经研究,交付方式确定为从粮库出粮后,由买受人运往距新密300公里远的濮阳市南乐县粮仓保管,并由买受人处置。

同时,两地基层法院认识到该案复杂性和紧迫性,主动向上级汇报。在中央政法委的领导下,最高法院积极协调河南省委政法委、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北京高院多次前往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积极沟通,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也对新密法院作出指示要求全力配合执行。

2017年11月,最高法院,两地政法委、高院,郑州中院及两地基层法院在河南召开会议,共同协商如何安全顺利交付粮食完成执行工作。为此,新密市委政法委出台保障方案,协调市粮食局、公安、交通、医疗、电力等相关部门全力确保执行工作顺利进行。

困难

50名北京执行干警 在新密一待就是30多天

执行现场几十名法警整齐地站在场地边缘维护秩序,干警们在现场巡查,分别负责不同的工作。他们是来自丰台人民法院以及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大兴区人民法院、通州区人民法院、顺义区人民法院、密云区人民法院和新密法院的干警们,在两地法院的统筹安排下,共同完成这个时间长、规模大的执行任务。

出粮前,有许多问题亟待解决。

丰台法院执行三庭副庭长及执行指挥中心负责人刘婷介绍,该粮食储备库为上世纪70年代修建的地下粮仓,现在已不太常见,需要定做专用吸粮机。

粮库南门建筑物有限高,只能通行20吨左右的小型货车。为加快运输效率,经研究,在出粮现场3公里处设置第二现场,小型货车卸粮后再换30吨以上货车重新装粮,运往南乐。

粮仓共有9个仓,满载的货车不能在粮仓上方行驶,因此需要制定专门的行车路线。刘婷指着地上的弧形标记线说道,“每个仓有两个出口,分别位于粮仓正中心和最外侧。以中心出口为圆心,以两个出口连线为半径,就可以确定每个仓的位置。空车先去称重处过地磅称重,再依次排队装粮,最后再次过磅称重记录后运往第二现场。”

出粮前,需要工作人员下仓工作,将粮食表面的麻袋、树叶、钢管等杂物清理干净。抽粮时,有的仓是平底仓,粮食不能自然下滑,吸粮机无法吸出粮食时,也需要下仓调整吸粮管方向。

“下仓前,需要测量仓内氧气浓度是否达标,同时要佩戴安全呼吸器,绑上安全绳,确保工作人员的人身安全。”丰台法院执行局法官助理刘靖轩是实施二组组员,正在现场巡查看是否有突发情况需要解决。

尽管粮仓表面的杂物已提前被清理,但抽粮过程中有些埋在深处的杂物会被吸上来。“开始几天抽粮就抽出来过麻袋,把机器卡住。这时候就需要停下来把机器拆了,一次就需要花1个小时左右。”刘靖轩蹲在抽粮管旁指着一接口处告诉记者,“现在在管道接口处加了一个井字状的网,再抽出杂物时在这儿被拦住,再拆卸取出,只需要2分钟左右,就能恢复正常作业。”

“你看到的白色布兜,一开始也没有,作业时发现粉尘漫天飞舞。后来经我们协调,特意在机器扩散端口添置了降尘罩,让粉尘从一个出口定向排放到无人区域。同时我们也及时为工作人员购置口罩,减轻粉尘的影响。”刘靖轩说。

说起现场执行的细节,法官助理刘靖轩头头是道,俨然一个专业技术人才。像他一样在新密参与执行的干警一共50人,为了保障执行顺利进行,在新密一待就是30多天。执行期间,最高法院执行局孟祥局长、北京高院吉罗洪副院长、执行局局长杨越以及河南高院执行局周明杰局长多次到执行现场看望大家并对执行工作现场指导。

协作

“感觉不到这是在新密,就跟在丰台执行一样”

2017年12月8日早7点30分,丰台法院干警王凯毅乘车前往粮库,今早由他负责空车过磅工作。8点整,抽粮工作就要开始了。

粮库地处老城区中心,随着城市发展,居民楼逐渐盖到粮库附近。为了保证执行效率的同时尽量减少对居民的影响,每天工作时间从早8点进行到晚6点,周末作业时间被调整为早10点到晚6点。同时,新密市委政法委、市法院积极与市政沟通,协调街道办、居委会对附近居民做好宣传和安抚工作。

粮库南门处,市交运局加派几名交警驻守,专门负责货车进出粮库时主街道行人车辆的安全。

“中午发现问题沟通,下午立刻就能解决。有时候我都感觉不到这是在新密执行,就跟在丰台执行一样。”丰台法院执行局局长方有权感慨自己来之前没预想到执行能如此顺利,“异地执行离不开当地的支持配合,要感谢当地做了大量的沟通协调工作。”

高效的沟通机制和强大的行动力,得益于新密市为此次粮食执行任务专门成立的执行保障指挥部。这支沟通力和行动力极强的队伍由新密市委政法委书记担任指挥长,两名副市长、公检法一把手担任副指挥长,宣传部、政法委、维稳办、信访局、粮食局、交运局、卫计委、公安局、法院、消防大队、电力公司、街道办等部门主要负责人为指挥部成员。

“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新密市政法委副书记牛澎馨是新密市成立的执行指挥保障部综合协调组组长,只要丰台法院提出需要解决的问题,第一时间就协调解决。

“确保粮食不变质、确保粮食得到及时处置,在这一点上两地达成高度共识。”新密法院院长张志勇说,“新密法院积极配合执行,做好北京法院和当地有关部门、单位沟通的桥梁,建立有效沟通机制,最大限度保障标的物质量,是新密法院的职责所在。”

在两地联动合作下,执行工作稳步进行着。截至12月23日晚,共出粮10629.55吨,执行案件画上句号,历时34天。

“粮食安全是国家大计,粮食问题是政治问题。”张雯对两地配合共同完成执行工作深受感动,“事实上,北京河南两地政法委、法院和各部门对此次执行案件的通力协作和共同努力以及河南从上到下的全力配合,都体现了对生效判决的坚决维护。”

责任编辑:杨承渊(QN0044)  作者:张蕾 杨伟竹 郭京霞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