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性药"福利"群免费发黄片 微商牵出涉黄大案

2018-02-06 14:15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卖性药“福利”群免费发黄片 连锅端 微商牵出涉黄大案

千龙-法晚联合报道(记者 辰光)进入微信群能免费享“福利”,但群主每天严格审核进群人员,不买其售卖的性药或不是潜在客户,就会被踢出“福利”群。群里每晚会连发一个小时的淫秽视频,多达数十条,其中掺杂着群友各种污秽不堪的留言。

微商为销售商品拉客源,组建多个微信群播放淫秽视频,画面不堪入目。为逃避打击,该群主每天一播完视频就随即将群解散,再亲自挑选次日可以进群的人。

2017年12月26日,重庆涪陵警方将该微商抓获。

随着对这名美女微商审讯的深入,一个分散在全国、组织严密的网络传播淫秽物品的团伙浮出水面,此时警察才意识到,被抓的美女微商只是冰山一角。

经近两个月的侦查,1月31日,警方分别在浙江、湖南、四川等地同时展开抓捕,团伙近20名骨干悉数落网。自此,这起被警方定为跨年第一案的网络传播淫秽物品案件全案告破。

免费的“福利”群

“进群可享免费‘福利’。”据记者了解,网络上的“福利”一词有一个特殊并隐晦的含义:代指各种淫秽的视频或图片。

2017年12月5日,有网友向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报料称,有人建立微信群播放淫秽视频。

当天,记者便在报料网友的协助下,进入了一个名为“怡红院AV纯视频”的微信群。刚入群记者就看到一个名叫“发片手”的账号发出的“群公告”:@所有人,本群男士免费福利片群。进群拉10人以上以防被踢,不拉女人和微商。群里禁止冒泡说话,冒泡必踢。晚上9:30准时发片,不喜自退! 

记者注意到,此群共有200多人,都严格遵守群规。群里不断有人被拉进来,记者进群不到一小时,群人数就已涨到300人。

不堪入目的淫秽片

记者进群当晚9时25分,群里有了动静, “发片手”发布群公告:@所有人,准备发片了,大家保持安静,不然会很卡。没加群主的加一下,群成员里第二位美女就是群主!可以进更多福利群,全免费!加不上就晚点再通过。视频卡收藏看,或晚点下载。

随后,“发片手”推荐了一个名为“九儿”的微信名片,头像是个女人。

晚上9时30分,“发片手”再次提醒所有人要加群主九儿的微信,并承诺会有更多的免费福利群。随后,群里果然出现一段段淫秽视频,此时整个微信群充斥着群友的各种不堪入目的发言。

记者初步统计,截至10时30分,“发片手”停止发片,群里共有几十条淫秽视频。此时,“发片手”再次更新群公告:@所有人,今天的福利已经发完!这个群马上解散,换新群。加群主可以免费进新群!第二天又开新群!全部免费,(如果)要钱你打我!

随后,记者被移出该群,但群里的淫秽视频依旧可以浏览。

神秘的群主“九儿”

为进一步调查,记者添加了九儿的微信,对方很快通过了申请。

进入九儿的微信朋友圈,记者发现大多是某性保健品的广告。原来,九儿销售着一款境外的性保健品,其朋友圈发布的多是各种充满挑逗和刺激性的广告,或是快递发货单的图片,附有“×××处的×哥哥,你的商品已经快递”的文字。

翻看其朋友圈可看出,九儿大约一年前开始售卖这种性药,并在同一时期开始每天建群播放淫秽视频。

根据九儿的头像及朋友圈里大量的自拍图可以看出,九儿相貌姣好,打扮入时。

记者多次试图与九儿聊天了解多一些信息,但九儿始终不回复,除了记者询问的问题与其售卖的性药有关时,她才回答。

也许是因为记者询问过产品的问题,次日下午,九儿主动把记者拉进了新组建的福利群,并询问记者:“哥哥今天下单(购买其商品)吗?”记者回答:“考虑一下再说。”后,九儿表示:“那今天是最后一次拉你进福利群了。”

原来,每天进群人员,都由九儿亲自挑选,这些人都得是其潜在的客户。

警方卧底“福利”群

九儿的微信资料显示,她在重庆。2017年12月8日,记者将这一线索提供给重庆涪陵警方。警方随即组成由网安支队、刑侦支队、特警支队等组成的“1208联合专案组”,展开调查。

从12月8日起,警方派遣卧底进入九儿组建的微信群,每天晚上用录像的方式把微信群里的一举一动拍摄下来固定证据,包括每天进入微信群内的人员。

另一组侦查员则通过技术手段开始查询群主九儿和“发片手”的真实身份和背景资料。原来九儿真名梁某某,四川资阳人。侦查员发现,九儿先后在四川乐至县及重庆大足区等多个地区登录互联网,故警方判断两个微信号就是同一人。

侦查期间,警方的卧底也添加了九儿为微信好友。卧底侦查员遇到的情况与记者基本一致,只要提及购买性药等商品,对方立刻有问必答,一谈及其他话题,便没有任何回复。

2017年12月25日,经半个多月的证据搜集,警方决定于次日对九儿实施抓捕。

行动前生变故

就在决定抓捕时间后,警方又发现了一个细微的变故,险些使抓捕中断。

人口信息档案中查询出来的梁某某和嫌疑人“九儿”头像及朋友圈里自拍图上的美女并非同一人,警方因此调整了抓捕方案,不管是谁拿着微信名为“九儿”的手机,那就一定是嫌疑人。

在前期侦查中警方发现,嫌疑人梁某某有个7岁的儿子, 为了不给孩子造成影响,特意安排年轻女警随身携带零食和玩具参与抓捕。警方还要求抓捕过程中,不要当着孩子面给嫌疑人戴手铐,不要当着孩子的面高声说话。嫌疑人不拒捕,就不要有过激的抓捕动作。搜查时,也要将孩子带离现场。

小饭馆里的抓捕

2017年12月26日晚,警车出动,记者获准参加了抓捕行动。

此时九儿的手机出现在了四川乐至县,抓捕组赶到时已是晚上10时左右。

在乐至县城的一个小饭馆门口,此时侦查员发现九儿丈夫的越野车正停在饭馆门口。

几名便衣民警假装食客先行进入了小饭馆进行暗中辨认。此时小饭馆里只有一对夫妇和一个伙计,三个人正在算账。在确定了“九儿”梁某某就在饭馆后,警方展开了抓捕。

面对突如其来的情况,“九儿”显得颇为紧张,其摆在桌子上的4部手机被警方全部控制,民警顺利地从中找到了“九儿”的微信号。

警方现场突审了梁某某,她承认自己就是微信号“九儿”的持有人。

意外抓到下线微商

就在警方现场检查时,另一个被遗落在桌子上的手机引起了警方的注意,梁某某否认那部手机是自己的,而九儿的丈夫也称不认识该手机。最终,饭馆小伙计吕某承认了手机是自己的。

警方要求吕某解锁手机密码,对方始终不配合,无奈之下警方只好把他带回警局做进一步审查。

返回途中,吕某始终闭口不言,在警车即将到达公安局时,吕某突然开口:“你们想问什么?我都说。”

办案警察询问:“那你知道为什么把你带回来吗?”

吕某回答:“因为我建了微信群,发了淫秽视频。”

警察:“你是跟谁学的建群发淫秽视频?”

吕某:“跟老板娘。”

“哪个老板娘?”“就是刚才被你们抓的那个梁某某,那个小饭馆是他们两口子开的,我是打工的。她卖性保健品,建群发视频,我就跟着一起做。”

通过对“九儿”梁某某等人的审讯,专案组竟发现其身后藏着一个覆盖全国多省市的售卖性药的团伙,而梁某某的上线仅为四川省的总代理。2018年1月中旬,警方分三路进入浙江宁波、湖南长沙和四川乐至进行摸排。1月31日,将“大老板”宁波一公司老总吴某某抓获归案。目前,这起涉及全国多省市、多人数涉案的网络传播淫秽物品案件还在进一步侦查中。

涉黄网络浮出水面

梁某某被带回警局后,警方一面进行着对她的审讯,一面开始全面梳理她手机里的信息。

警方从梁某某手机中发现一个“公司年会群”,其中居然有来自全国的百余名参与者和梁某某用着同样的微信头像。而且,进一步调查发现,这些人都在代理销售同一款性保健品,该保健品的总公司在浙江宁波。

随着对梁某某审讯的深入,她的心理防线开始崩溃。据其交代,自己是在弟妹邓某的带领下开始做微商的,邓某是该保健品四川省的总代,同时还教她如何组建微信群及传播淫秽视频。

梁某某同时还指认,她们所代理产品的老板是一个宁波人,名叫吴某某,而那个全国所有微商都使用的头像,则是一个在湖南的微商,网名“粉红姐姐”。由于“粉红姐姐”长得漂亮,为了让所有的客户对微商有好感,公司要求全国的微商都要统一使用“粉红姐姐”的头像。当然,此举还有另外一个目的,就是为了逃避打击,一旦哪个地区的微商因为播放淫秽视频出事,警方会被美女头像迷惑,而躲在该头像后面的,甚至可能是个男性微商。

此外,梁某某还供述了她去宁波参加公司年会的经过,并为警方指认了公司部分高管和一些骨干成员。

大老板语音成关键证据

虽然宁波的公司已经进入警方视线,但它是不是就是幕后操纵者,证据还太过单一,案件一时陷入僵局。

就在此时,涪陵警方的网络侦查、技术侦查、刑事侦查、图像侦查、情报侦查和经济侦查的六大警种合一办案模式发挥了作用,为办案提供了强大的信息和情报支持。

通过“六侦合一”手段,专案组很快掌握了分散于全国各地的数十名微商的动向,这几十名微商都采取相同手段组建微信群,都是通过微信群传播淫秽视频,这为确定这是一起有组织的网络犯罪奠定了基础。

就在此时,梁某某也提供了一条重要的信息:“我手机里有公司老总吴某某传授如何逃避打击的语音。”

原来,身在宁波的老板吴某某曾经对所有的销售人员进行亲自“指导”,“指导”是在微信群里进行的,吴某某说:“你们(全国的微商)每天放片(传播淫秽视频)不要放得太多,每天要控制在20条以内,多了会被腾讯公司发现,会封闭你们建的微信群。”

听到这段语音,侦查员们都松了口气,整个涉黄网络的关键性证据有了。

米聊里藏着卖性药微商

就在警方锁定了宁波公司及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吴某某后,警方开始了对所有微商所使用的头像的主人展开调查。

随着调查的深入,侦查员们发现,这个粉红姐姐和她的丈夫李某一起经营着一家名为“粉红商贸有限公司”,而李某本人也在采取建群发布淫秽视频的方式销售性保健品。自此,这个真实姓名叫朱某某的粉红姐姐及其丈夫也就正式被警方纳入重点侦查的名单。

就在粉红姐姐等骨干人员被纳入侦查视线后,又一条线索引起了专案组的注意。

据已经被抓获的吕某交代,四川一带的微商并不是通过组建微信群的方式获得淫秽视频的来源,这些微商是通过一个米聊APP里的聊天群获得视频的。

在吕某的协助下,警方进入了米聊平台里的若干个聊天群,果然这些聊天群里在24小时不停地上传淫秽视频。

就像吕某交代的那样,这些聊天群里的参与者也都在使用“粉红姐姐”的头像,从个人资料来看,也都是在销售同一款性保健品。

警方试着加了其中一个微商为好友,果然,那名微商也在以组建微信群的方式传播淫秽视频,为其销售性保健品拉客源,随即这些在米聊群里的微商也全部被列为调查对象。

嫌疑人悉数落网

2018年1月中旬,警方分三路摸排小组来到浙江宁波、湖南长沙和四川乐至。在当地警方的协助下,专案组人员开始对已经确定的案件主要嫌疑人及骨干成员进行前期的调查摸排工作。

1月29日,涪陵公安局抽调了数十名侦查员组成抓捕组分赴三地,准备对三地的19名嫌疑人进行抓捕。

1月31日上午9时,随着专案组指挥部的一声令下,三地的抓捕同时开始行动。

警方首先敲开了宁波公司老总吴某某的家门,面对突然上门的警察,吴某某显得十分镇定,配合着警察完成了全部搜查取证工作。而身在湖南的“粉红姐姐”朱某某则在警察突然上门时显得颇为慌张,警察随即将其手机及电脑查扣。

截至1月31日下午,警方的三路抓捕组一共抓捕到公司管理层及各省的骨干人员17人,另有两人被取保候审。

“领跑者”跑进看守所

在网络上搜索吴某某的名字,会有多篇媒体对他的报道,很多报道的标题都把他定位为“成人用品行业的领跑者”。

报道显示,吴某某1984年生人,中专毕业后就开始从事成人用品的网络销售,曾经创造过年销售收入超过600万的神话。目前他们公司主要做“代发”,就是找人做加盟。据警方调查发现,截至2014年时,已经有300多个网店与吴某某签订了加盟合同。

据涪陵区公安局网安支队副支队长胡劲松介绍,在被警方控制后,吴某某始终认为警方并未掌握他涉嫌犯罪的证据,并且主动要求警方审讯他。

胡劲松支队长介绍说,吴某某要求警方审讯自己,实际上就是想通过讯问来判断警方到底掌握了多少证据。

但警方并没有急于审讯吴某某,而他则试探起了警方,询问看守他的警察“是否因为公司下属的微商有播放淫秽视频等违法销售的行为”才会牵连到自己,并一再否认自己对于微商的这种销售模式知情。

直到警方播放了他在微信群里指导微商如何逃避打击的音频后,吴某某才放弃了抵抗,如实供述了自己涉嫌犯罪的行为。

记者了解到,2月2日,吴某某因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罪被警方刑事拘留。

截止到目前,这起涉及全国多省市、多人数涉案的网络传播淫秽物品案件还在进一步侦查中。  

责任编辑:杨承渊(QN0044)  作者:辰光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