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记“全国模范检察官”周会明:援藏五载情难忘

2018-02-27 14:44 中国新闻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追记“全国模范检察官”周会明:援藏五载情难忘

中新网合肥2月27日电 题:追记“全国模范检察官”周会明:援藏五载情难忘

中新网记者 吴兰

周会明的工作日志停留在2017年12月27日。

2018年元旦期间,看着丈夫消瘦很多,曹菁发火了——再不去检查身体,不许去宣城工作。周会明这次听从了妻子意见。

随后最坏的消息接踵而来。而这期间,他还和西藏的同事说,要再去西藏看看。

1月12日,周会明逝世。

周会明,1964年生,1988年进入合肥市检察院工作,从基层岗位做起,成长为一名出色的检察官。2011年至2016年在西藏自治区山南检察分院(现为山南市检察院)挂职。因突出的工作成绩,获得多项荣誉。其中,2017年荣获“守望正义——群众最喜爱的检察官”和“全国模范检察官”,这是全国检察机关的最高荣誉。2018年2月22日,中共安徽省委作出追授周会明同志“全省优秀共产党员”的决定,并号召全省广大党员干部向周会明同志学习。2月25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安徽省委联合召开追授周会明同志荣誉称号命名表彰大会。

用办案打出声威

受历史、自然等多重因素影响,西藏山南检察机关自身建设缓慢,迫切需要人才、资金和科技力量等方面的支持。

2011年7月,周会明作为第一批援藏检察业务专家,到山南检察院工作,并担任副检察长。原本只在山南挂职两年的他,因为出色工作被挽留,直到2016年9月,才结束第二任援藏工作。

在采访中,周会明的同事都不约而同提到一个案件。

2013年,四川籍菜农姚某与他人因争地矛盾,互邀一帮人群殴,其中姚某被打伤,公安机关将此定罪为故意伤害案,因群殴未能找到具体凶手,姚某提出巨额赔偿,扬言如果不赔偿就会采取极端手段。

当地政法委召集公检法部门商议解决办法时,周会明提出既是群殴,能否换个思路?双方群殴侵犯客体应该是社会秩序,而非个人,一语击中要害,获得认可。周会明在调阅案件卷宗后,发现姚某不仅是受害人,还是组织者。公安机关重新立案,姚某因犯聚众斗殴罪受到法律严惩。

敏锐的职业嗅觉、直攻案件关键点,将棘手的问题稳妥地处理,周会明过硬的业务水平让山南检察院的卓嘎很是敬佩,卓嘎深受打动,主动请缨,要求调到案件多的部门工作。

检察机关只有敢于办案才能树立权威,取信于民。经过一番努力,周会明领导、参与查办了山南职务犯罪记录上第一位处级干部、第一位厅级干部、第一位少数民族处级干部。2013年至2016年,山南检察院查办职务犯罪数量连续四年位居西藏自治区检察机关办案榜首。

山南检察院的尼玛扎西至今记得自己参与查办第一起县处级官员案件的情形。面对被审讯对象的嚣张和谩骂,尼玛扎西很紧张,不知道该问什么,也不知道怎么问,很快就“逃”了出来,并认为自己不是当检察官的料,打起退堂鼓。

周会明告诉他说,事实证据在手,要挺起胸膛大胆办案。尼玛扎西说:“师傅给了我信心勇气,教会了我正确的方法,感觉自己每天都在进步”。目前,尼玛扎西已经是办案的骨干了。

用真情温暖同事

由于山南所辖的措美、错那、浪卡子三县地处高寒地区,条件极为艰苦,每年10月以后,晚上奇冷。恶劣的自然条件成为三县检察机关正常履行职能的最大阻力。罗布次仁是山南市浪卡子县检察院民行科科长。作为当地人,罗布次仁也常有高原难眠之困。

罗布次仁介绍,周会明初到山南,身体必有难以承受之痛。在接触中,周会明给罗布次仁的印象是业务能力很强,但也很温暖。

据了解,虽常有身体不适之感,但周会明很少提及,相反工作上的事和同事的安全却事无巨细地操碎心。

从朋友圈知道周会明逝世,山南市检察院政治部副主任许军花连称,没有想到,很意外。她还记得,2015年自己在加查县洛林乡驻村时,周会明副检察长为帮当地百姓寻找水源、解决用水的场景。

山南市检察院反贪局的李菲菲介绍,在办案过程中,周会明常陪年轻人一同加班,及时提醒办案人员需要注意的细节,针对弱项及时指导和纠正,很有耐心且不遗余力。

从线索分析、办案人员搭配到科学组织、调度,样样亲力亲为,晚上还跟着干警一道熬夜加班。一年多办案实践下来,干警们渐渐成熟,可以独当一面。

2013年12月初,周会明见陆健被子很薄,第二天就从家里拿来毛毯送给他。山南市检察院控审处负责人陆健回忆起这件事时说,毛毯现在我还盖着,看到这个心理不是滋味。现在自己受周会明的感召,前往西藏工作,不会忘记周会明告诫他的话,多做些事,不辜负来的目的和初心。

给困难学生资助学费、给生病干警制氧机、给贫困学校捐款捐物……周会明的爱心故事很多,但他却只字不提。

用大爱弥补小爱

周会明在他的一个述职报告中写道,在山南的时候,他也非常想念在合肥天鹅湖畔散步的日子,想念一家人在客厅看电视的日子,但山南的需要、个人较好的身体素质、家人的支持让他选择继续他的援藏工作。

述职报告中说,五年援藏,让我更进一步体会到边疆建设的重要性,那片蓝天白云下的净土,是祖国的一笔宝贵财富,我们没有理由不为她奉献!五年援藏,历练了我的人生,丰富了我的阅历,这将是我一生中最值得品味的时光。

曹菁回忆说,为了不让家人担心,周会明从不提工作中的辛苦。一次因为感冒,在诊所简单治疗后,便回到工作岗位。随后近两个月时间,他总感觉浑身无力,在和同事的一次散步中差点晕倒。这些都是事后从他同事口中获知的。

“最后一次见到爸爸,可以说是我见到了他,他没有见到我。”1月12日,周会明和女儿的最后一面是在安徽巢湖的一个高速服务区内,当周宇虹登上爸爸乘坐的车辆时,周会明已经深度昏迷,听到女儿的一声“爸爸”,下意识地点了下头,眼角留下了泪水。

周宇虹说,爸爸离开了,当时从家到殡仪馆并不是很想哭,很想逃避。但是现在看到家中爸爸常放物件的地方,已经没有爸爸的东西了,会止不住流泪。

还在上大四的周宇虹,原本有继续求学的计划和安排,但一切都发生了改变。但周宇虹坦诚,为了让自己释怀,就当爸爸仍在西藏工作。现在虽然爸爸不在,我们会坚强的。

责任编辑:杨承渊(QN0044)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