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园保安整宿熬夜 职责是防火防盗劝离滞留游客

2018-03-19 09:58 山西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他们平均年龄55岁,他们的职责是防火防盗、劝离滞留游客……公园保安的夜 整宿整宿地熬

时间:3月12日22时50分至3月13日1时30分

地点:迎泽公园

深夜的公园里,是否还有约会的情侣、散步的市民?深夜的湖边,是否会有人想不开,就差有人拉一把?深夜的角落里,是否有人对公共设施起了坏心眼?

在太原的迎泽公园,有这么一群人,他们平均年龄55岁,整夜不睡觉,拿着手电、对讲机,有时还拿着灭火器,巡查在公园的各个角落。他们巡查的目的就是防火、防盗,劝离滞留游客,检查公园设施是否有损坏……

3月12日夜里,记者来到迎泽公园,跟随公园夜班保安队,探访公园午夜的安保工作。

A 夜班保安年纪虽大但责任心更强

12日22时50分,迎泽公园东门保安队办公室内,胡开明穿着保安制服,胸前佩戴着工作证。他刚与前一个班的带班长进行了交接班,程序是核实交接班记录本内容并签字。“今天白天都正常,晚上怡园要画彩绘,会运进来不少钢管做脚手架,需要多加注意,防止磕碰坏了路边的树和设施。”胡开明说。

胡开明今年58岁,是夜班保安的带班长,当保安三四年了。他介绍说,除了带班长要交接班外,每个岗也有各自的记录本要交接。本上会记录前一个班的情况,比如是否有设施损坏、有哪些情况需要注意等。

迎泽公园的安保工作是太原市保安服务有限公司城管分公司负责,三班倒。夜班的工作时间是每天23时到次日7时,与另外两班不同,夜班保安的年龄普遍偏大。胡开明说,他们平均年龄在55岁,他是这支队伍中最年长的。说到这儿,胡开明有点小骄傲,“这个年纪的人更有耐心,也更有责任心。夜班不像白班繁杂,但如果出了问题也不是小事。”胡开明想了下,又开玩笑地补充说,“年纪大了觉少,年轻人整宿整宿地熬,熬不住的。”为了保证身体能扛得住夜班,他们还经常组织训练,训练体能、站姿。

迎泽公园面积大,门也多,晚上为了确保安全,每个门都要有人看守,另外,藏经楼、七孔桥、望月阁、观象台等重要景点也有专门的巡查点,这些都属于固定岗,有十六七个,另外还有几个巡逻岗,负责巡逻岗的保安需要骑着电动车不断在园区里巡查。夜班保安有20多人,通常每周轮休一天。但在节假日,所有人员都要上班,没有特殊情况不能请假。

B 劝导游客离开讲原则也体贴变通

“您好,公园现在要闭园了,游客不能再进入。”“现在公园要闭园了,请您明天再来跑步吧。”

23时是迎泽公园冬季闭园时间。夜班到岗后,保安们的第一项工作便是劝导游客离园。

“公园四个方向都有大门,白天方便游客,但是晚上看守就需要人力。”说着,胡开明数起门来:南门、偏西门、新西门、西门、北门、偏东门、东门……每个门的执勤保安都需要从岗亭出来,劝导准备进园的、夜跑的、滞留没走的游客离开。“迎泽公园去年重新开放,修建了塑胶跑道,来夜跑的市民多了不少。”胡开明说。

虽说已经到了清园时间,但面对不同情况,保安们也会变通处理。采访中,记者就遇到这么几种情况:

“我家就在公园对面,从西门出去就是。”23时刚过不久,一名男子拿着公文包要进园,被胡开明拦下。对方解释是要回家,从迎泽大街绕路到解放路康乐街口太远,所以想穿过公园回家。胡开明考虑一下便让对方进园了,并叮嘱要注意安全。

没隔几分钟,又有一名男子跑步过来,他说自己的车在北门,跑到北门就会离园,胡开明也放行了。

“迎泽公园在市中心,周边都是居民区,难免有市民是住在附近的,人家希望走近路回家,我们很难硬拦。”胡开明说,虽说放这些市民入园了,但也要确保他们在园内安全,所以巡查时会特别注意。

半小时里,仅在东门,胡开明便和同事劝导了十多名游客离园。

C 十多个值班岗 每小时要报一次岗

“东门,正常”“北门,正常”“藏经楼,正常”……13日零时整,对讲机里突然传出声音,在安静的公园里显得格外响亮。

“这是在报岗,十多个值班岗每小时报一次。”胡开明边听着报岗声,边默数着。报岗完毕后,他说要开巡逻车带记者去查岗。

“不是刚刚报岗了吗?”记者疑惑。胡开明解释,虽然他很信任大家,但人都有惰性,尤其在大半夜,偶尔想偷个懒是正常的,这就需要制度弥补。所以,夜班岗位每隔一小时要轮换一次,带班长则每隔一两个小时查一次岗,是警示,也是查漏补缺,帮助园内巡查。

从东门开始,记者跟随胡开明把几个大门和七孔桥、三孔桥、长廊、观澜阁、观象台、藏经楼等主要景点都转了一圈。胡开明对地形非常熟悉。巡查中,一些小路光线昏暗,但哪里拐弯、哪里倒车,他都非常清楚。不同的岗位,胡开明询问执勤保安的内容也不同:在偏西门,他问园林拉沙车和彩绘施工车是否都进园了,因为施工车辆都从这个门进;在新西门,他问保洁车进入的情况;到七孔桥、三孔桥等湖边景点,他开车仔细地转,特别观察了岸边假山和石头后面等光线昏暗的地方。到了新建的怡园,胡开明停下车,带记者进去转了一圈,并告诉记者就是这里要彩绘。

转到北门时,一名保安递给胡开明一袋猫粮。“怡园里有只母猫,过几天就要生了。”胡开明说,这只母猫从来不出怡园觅食,人们喂其他的猫,也顾不上它,前段时间发现这只猫,不忍它受饿,就特地照顾些。

D 防火防盗防滞留 一个角落都不放过

13日零时54分,巡逻车来到藏经楼,正遇到保安李世英拿着手电从藏经楼边经过。记者下车,跟随李世英开始巡查。

李世英,56岁,来迎泽公园当保安半年多。他的第一岗在西门,零时30分换岗到这里,巡查戏台、藏经楼和木香院。与胡开明不同,固定岗保安巡查都是步行,拿着手电和对讲机,一路观察着道路两侧的草坪和长椅。此时,李世英已经巡查完戏台和藏经楼,记者跟着他前往木香院。木香院在迎泽公园东门附近,夜晚光线昏暗,李世英就一直举着手电,但他几乎不给自己照路,而是扫向草坪深处和树林下。在木香院里,有几处凉亭,亭中有石桌和石凳。到了凉亭,李世英除了看有没有人滞留,还要走过去看桌凳是否有损坏。

“夜班最重要的是查看是否有滞留人员和防火、防盗。虽然每个门都有人执勤,但是门比较多,执勤保安也会巡查附近情况,有时可能会有人进来,如果有人在园里吸烟,随便扔个烟头,就可能引起火灾。所以巡查时,我们会格外注意靠路边的草丛里是否有烟头之类的东西。”李世英说,另外,晚上入园的人还有喝醉酒的、流浪人员、心情不好的人,巡查时还要注意他们的人身安全,“去年12月,刚下了大雪的第二天夜里,凌晨一点多,同事就在藏经楼前看到有个男的仰面躺在长椅上,紧闭着眼睛。前一班巡查时还没这人,是半夜突然进来的。”李世英说,他们赶紧打120,“如果没发现他,那么冷的天儿,一定会出危险。”

13日1时30分,记者再次来到保安队办公室,胡开明也刚回去。他给记者看了看他手机上孙女的照片,忍不住笑起来。“平时夜里上班,白天回家要补觉,小孙女都是姥姥、姥爷看着。”胡开明说,当保安后几乎都在上夜班,他已经连续3年除夕没有陪着家人守岁了。不过,胡开明很喜欢这份工作,他说:“我们这个年纪的人,也闲不下来。在这里上班还能再为社会做些贡献。”

记者手记

13日1时30分,记者再次来到保安队办公室,胡开明也刚回去。他给记者看了看他手机上孙女的照片,忍不住笑起来。“平时夜里上班,白天回家要补觉,小孙女都是姥姥,姥爷看着。”胡开明说,当保安后几乎都在上夜班,他已经连续3年除夕没有陪着家人守岁了。不过,胡开明很喜欢这份工作,他说:“我们这个年纪的人,也闲不下来。在这里上班还能再为社会做些贡献。”

责任编辑:杨承渊(QN0044)  作者:冯戎 石羽 寇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