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遇害空姐失联前曾称遇到变态 被发现时下身赤裸

2018-05-11 08:42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空姐搭顺风车遇害 警方锁定嫌犯 空姐遇害前曾称遭司机性骚扰 警方成立专案组追捕 滴滴悬赏百万寻找嫌犯

昨日(10日),“空姐深夜搭顺风车遇害”一事引起网友广泛关注。5月5日晚,祥鹏航空员工李某珠从河南省郑州航空港驻勤酒店搭乘顺风车前往郑州市区途中不幸遇害。北京青年报记者从郑州警方获悉,目前凶手仍在潜逃中,公安机关已成立专案组,并已锁定嫌疑人,正在全力抓捕。经警方调查,作案人员是一名滴滴注册的顺风车司机,身上携有凶器。

空姐深夜搭顺风车遇害

5月5日晚,空姐李某珠从河南省郑州航空港驻勤酒店搭乘顺风车前往郑州市区途中不幸遇害。北青报记者获悉,身高174厘米的李某珠是山东济南人,今年21岁,遇害前在祥鹏航空公司做空姐。

昨日下午,北青报记者联系上李某珠父亲的好友吴先生,吴先生在李某珠遇害后跟随李先生前往郑州帮忙处理相关事宜。

据吴先生讲述,5月5日晚上,李某珠到达郑州,当晚和同事回酒店换装洗浴后,临近晚上12点通过滴滴叫了一辆顺风车前往郑州火车站,打算连夜乘火车回山东济南的家里。

事发前曾称遭司机性骚扰

据吴先生介绍,自己和李某珠的父亲是多年的好哥们,在他的印象中,李某珠是一个特别懂事、听话的女孩,“她非常乖巧,也很聪明,是家里的独生女。刚参加工作不久,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事发前,李某珠曾给同事发消息称遭到司机性骚扰。李某珠和其同事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5月5日晚上临近12点,李某珠给其同事发信息说,司机行为有些变态,对她性骚扰,“说我长得特别美,特别想亲我一口”。其同事回复称:“你不搭理他。”

据其同事介绍,收到李某珠的微信后,其同事曾给她打电话,李某珠称“没事”,随后挂掉了电话,通话时间只有几十秒钟。

“李某珠原本计划回家,但是到6日晚上,仍然没人能联系上她,以为是手机丢了。”吴先生称,6日早上,他接到李某珠父亲的电话,“他非常着急,说李某珠一直联系不上,可能出事了。”预感到不祥,7日下午,吴先生开车和李某珠的家人来到郑州市公安局航空港派出所报警。

吴先生说,得知李某珠遇害后,她的父母情绪非常不好,“他们现在只有一个诉求,就是赶快抓住凶手。”

嫌犯弃车跳河 警方全力搜捕

针对此事,北青报记者致电郑州市公安局宣传处。一名负责人表示,作案人员是一名滴滴司机,身上携有凶器,凶手仍在潜逃中。目前,公安机关已成立专案组,并已锁定嫌疑人,正全力抓捕。

据郑州市公安局通报,5月6日凌晨,郑州市航空港区发生一起命案,受害人李某珠(女,21岁,山东济南人)在搭乘网约车途中被害,网约车司机刘某华(男,27岁,郑州航空港区人)有重大作案嫌疑。经专案组调取事发地附近多路监控,顺线追踪,显示嫌疑人刘某华作案后弃车跳河,现警方正在相关区域全力展开搜捕。

昨日下午,李某珠所供职的祥鹏航空公司发布声明。声明称,经郑州警方通报确认,祥鹏航空员工李某珠于2018年5月5日晚从驻勤酒店搭乘网约车前往市区途中不幸遇害。我们对年轻生命的陨落及失去一位亲爱的员工表示沉痛的哀悼,并对遇害员工家属致以最深切的慰问。同时,祥鹏航空公司表示会不遗余力地为家属提供法务咨询、心理援助等帮助和支持,并呼吁广大民众向郑州警方提供线索,期望案件早日侦破,将凶手绳之以法。

滴滴悬赏百万元寻找疑凶司机

案发后,滴滴相关人士向北青报记者确认,经公司核实,该司机为顺风车司机,注册信息都是真实的。随后,滴滴成立了专项工作组,配合警方开展案件侦查工作。昨晚,滴滴公司发布公告,悬赏100万元寻找疑凶司机,并公布了嫌疑司机刘某华的相关信息。北青报记者尝试拨打嫌疑司机电话,显示电话已停机。

5月10日,李某珠的朋友告诉北青报记者,她是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子,人很善良,希望尽快找到凶手将之绳之以法。另一位自称李某珠好友的人通过微博发帖纪念她,并配了一张李某珠正在制作蛋糕的照片。

讲述

受害者父亲:女儿平时特别懂事

5月10日晚,北青报记者见到李某珠的父亲李先生,距离李某珠遇害已经过去了五天,李先生的眼睛红肿,陪同而来的吴先生说,得知女儿遇害后的李先生,已经嚎啕大哭几天,这几天他一直吃不下饭,只是不停地喝水、抽烟。

李先生介绍,女儿李某珠生于1997年,初中毕业后就到当地的济南一航空学院就读,当空姐是她的梦想。女儿性格开朗,平时也特别懂事。李某珠家里做生意,家庭条件不错,但她还是在上学期间靠发传单、摆地摊勤工俭学。2016年,李某珠毕业,父母本想让她留在山东当地的航空公司,但由于当地名额招满,2016年6月,李某珠到了总部位于昆明的祥鹏航空公司。

5月5日事发当天,李某珠落地郑州,接下来她有36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事发前两天,她曾给父母打电话说想家,想乘坐5月6日凌晨的火车回去待一天,随后再返回郑州。这次计划好的见面,距离李某珠4月初休年假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那次是李先生和女儿生前的最后一次会面。

与女儿失联后,李先生曾根据女儿的身份证信息查询到,5月6日李某珠并没有在郑州火车站检票,也没有登上回家的火车。

5月7日,李先生和朋友从济南驱车四个小时到达郑州报警。5月8日,郑州民警发现李某珠尸体。据民警向李先生讲述,李某珠被发现时,身上多处刀伤。李先生说,女儿被发现时,下身赤裸,案发现场有一把匕首。随后民警在案发地附近发现作案车辆,女儿的裤子在车子上。

回忆起女儿,李先生说自己身上穿的衣服都是她买的,虽然家里条件不错,女儿还总会给家里添置东西。事发后,李某珠生前的很多朋友给李先生打来电话,可是他不太敢接,“每接一个电话心里的痛都会被刺一次。”

5月5日,李某珠从酒店7层的员工宿舍打车离开,准备踏上回家的路。如今,李先生也住在同一家酒店的5层。深夜,酒店门前来来往往的机组车辆不时接送忙碌的空姐,而李先生的女儿李某珠再不会出现在其中。

责任编辑:杨承渊(QN0044)  作者:张香梅 马金凤 付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