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凤雅事件:谣言、网络暴力和无计可施的底层家庭

2018-05-31 09:28 中国新闻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王凤雅事件全复盘:谣言、网络暴力和一个无计可施的底层家庭

“小朋友王凤雅”事件持续刷屏,引发无数网友关切,在这个三岁女童因癌症去世之后,传言四起,她的家人被贴上了虐童、重男轻女的标签,一家人在悲痛的同时陷入了恐惧和无计可施的窘境。而所有介入此事的志愿者和发出声音的网友都认为自己站在了道德的一方。

“等忙完这段时间的媒体采访,我会采取法律手段,起诉陈岚。”5月26日,王凤雅的爷爷王太友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王凤雅是一名患有眼癌的河南三岁女童,于5月4日去世。

在她生命的最后一个月,想要将她带往大医院治疗的志愿者与王凤雅家属,发生了多起冲突,各种不实消息一经发布迅速引发网友热议,网络暴力席卷而至,指责焦点落在了王凤雅的家人身上,让这个本处在困境中的家庭更加手足无措。

北京之行

北京市儿童医院,3岁的王凤雅已经离开河南老家20余小时,身患眼癌的她需要输降颅压的药物。王凤雅的爷爷王太友说,志愿者没能安排医生为王凤雅输液,于是,他决定和儿媳带孩子离开医院。

这是4月6日的一幕。5个月前,杨美芹在“水滴筹”为王凤雅筹集救助费用。此后,她在火山小视频直播王凤雅的健康状况。一些志愿者关注到了她。志愿者劝杨美芹带女儿去大医院治疗,但杨美芹没有采纳他们的建议。

4月5日,志愿者马婵娟和卢波,代表一个“爱心妈妈”微信群里的志愿者们,来到河南温良村王凤雅的家中,劝王凤雅的家人带其去北京就医。在王凤雅的爷爷王太友的记忆中,那天志愿者给了他们一个承诺:去北京儿童医院,一切手续会办好,可以直接入院治疗。

王太友说,到达北京之前,志愿者的一些行为令他不满,比如:出发前让家人换上破旧的衣服,坐在破旧的床上拍照;答应他在郑州坐急救车前往北京,却更换了两次交通工具,最终选择火车;在路上时,他见到志愿者马婵娟发朋友圈募捐,自己却未收到募捐款。

在北京儿童医院,就诊过程与王太友的期望并不一样。王太友说,到了医院以后,又来了几名北京的志愿者,对他们不断拍照。此外,志愿者是用另一人的住院卡,带他们去的肿瘤科和眼科。这让他怀疑志愿者们是否另有目的。

《中国新闻周刊》向马婵娟核实以上细节,对方称,“拍照只是觉得以后要筹款,这些照片可能是用得上的,没有别的意思。”对于其他细节,她表示不愿多谈。

而至于针对孩子的检查结果,双方的说法陷入罗生门。杨洁是当时在场的志愿者之一,她称,医生的说法是需要挂急诊,再检查,才能确定治疗方案。而王太友称,医生说孩子现在这样,已经没有治疗的意义了。

在王太友决定离开医院那一刻,双方出现了冲突。但具体情况各执一词。王太友称,志愿者曾以报警威胁他,让他不要离开。但据杨洁称,是王太友提出的报警。

王太友还是离开了医院,他和儿媳杨美芹为王凤雅找了一家诊所输降颅压药物和营养液。输液结束以后,他打了一辆出租车,花了2800元,连夜从北京赶回河南省周口市太康县温良村的家中。到家时,已是4月7日凌晨4点钟。

一天之后,他见到了“小希望之树”微博发布的《寻人启事》,“小希望之树”是大树公益的官方微博。《寻人启事》称,“家属不顾小孩生死,强行带着孩子跑了”,以及“怀疑这是一起团伙诈骗”。此外,《寻人启事》上附有杨美芹和王凤雅的照片。“就像通缉令。”王太友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起他对这则寻人启事的最初印象。

志愿者马婵娟对《中国新闻周刊》称,这则寻人启事并非由她写作,“我没有必要把这个事情写得这么离谱啊?你看我的朋友圈和微博,没有多说过孩子一句话。”她记得,那天王家离开医院以后,她在一个做公益微信群中寻求帮助。但她只是在群里说“孩子离开了”,并未提及其他内容。

“假死”风波

连夜奔波至温良村时,王凤雅高烧39度。清晨,他们带王凤雅去张集卫生所输液。杨美芹记得,到了下午,张集卫生所的医生说,“这孩子不中了,明天不要来输液了。”于是,他们又带王凤雅回到了家中,由村里的医生为孩子在家中打点滴。

4月8日,志愿者胡晓辉来到王家。据胡晓辉说,他只是兼职做志愿者,并非是隶属于某个公益组织。那天,他在大树公益的微信群,见到有人寻找河南的志愿者,希望能就近探望凤雅,于是他决定前来。

王太友对《中国新闻周刊》说,那天,胡晓辉自称是记者,听闻他的遭遇以后,胡晓辉称会找媒体曝光那些北京志愿者的行为。但一天以后,又来了另外一个志愿者宇琪,宇琪却对王太友证实胡晓辉的身份是志愿者,并非记者。胡晓辉身份的变化,让王太友对两人的目的充满怀疑。

胡晓辉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他从未对王太友声称自己是记者,但他确实提到过帮助王太友找记者的事情,也尝试联系了河南本地媒体。而宇琪,也是他要求大树公益派来证实他的志愿者身份的,原因在于,他认为王太友因北京的遭遇,可能会对陌生人缺乏信任。

那天,胡晓辉在说服王太友以后,他和王凤雅的叔叔,带着王凤雅的病历,一起去了郑州,询问专家意见。这次专家给出的意见,双方的表述也不相同。王太友称,医生结论是手术和化疗都没有希望了。而胡晓辉说,医生建议先入院,但无法给出治疗效果的承诺。

在胡晓辉前去郑州期间,志愿者宇琪被王家短暂扣留。这一细节,王凤雅家属和宇琪都承认确有其事。原因是,那时王凤雅病危,王家情绪激动。同时,胡晓辉和王凤雅的叔叔还没回到温良村。王凤雅的叔叔只有19岁,王家担心他的安全,要求胡晓辉回来以后,宇琪才能离开。期间,王家为宇琪搬了板凳,提供茶水。

在胡晓辉返回王家时,王凤雅又一次病危。于是,王凤雅的家属和两名志愿者,一同带王凤雅前去太康县人民医院抢救。

关于本次急救押金,王家家属和志愿者宇琪均称是由自己支付。王太友提供了一张《太康县人民医院病人住院费卡片》,金额为2000元。而宇琪提供了一张《太康县人民医院预交收据》,金额也为2000元。但宇琪称,这个费用是由他微信转账给王家家属的。他又提供了一张微信转账截图,转账时间是2018年4月9日19点18分46秒,金额2000元,收款方为“永远平安”。“永远平安”是王凤雅母亲杨美芹的微信昵称。

在太康县人民医院期间,杨美芹在ICU病房中陪伴王凤雅。而两位志愿者,与王太友等其他王家亲属待在医院大厅中。

在ICU病房里,杨美芹见到王凤雅的心电图一直在不稳定的波动。其中一瞬间,“王凤雅屎尿突然全出来了。”这时,医生告诉她,孩子救不活了,之后,杨美芹给在病房外等候的王太友打去了电话。

王太友电话挂掉那一刻,宇琪刚从卫生间返回大厅。他见到王家家属在嚎啕大哭。据他说,他听见有人说“凤雅没了。”于是,他按照工作流程,将此事上报给大树公益:孩子死亡,救助失败。

这时,杨美芹面临一个抉择。按照太康县医院的规定,如果孩子在医院死亡,必须送往太平间,之后履行火葬程序。但如果她现在带孩子离开,则孩子可以死在家中,可以土葬。杨美芹选择了带孩子走,“进太平间火化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我想让她从家里走,心里面会好受很多。”时隔1个多月,杨美芹对《中国新闻周刊》这样解释自己当时的动机。

王家和志愿者叫了一辆救护车返回温良村。关于救护车的费用,胡晓辉和王家家属,均称是由自己支付。但由于此次费用是现金支付,无任何凭据,因此无法核实。

救护车路过一个镇子时,杨美芹下车给王凤雅买了一些衣服、鞋子、布娃娃作为陪葬品,“怕她撑不到第二天早晨,没时间买了。”她回忆说。在救护车行驶在半途时,握着王凤雅手的杨美芹,感觉孩子的手动了一下,孩子“活了”。

谣言

在为孩子“复活”而喜悦的杨美芹并不知道,就在她喜极而泣的时候,一场将会让她倍感煎熬的舆论风暴已在酝酿之中。

4月9日夜里11时53分,一位微博ID为“作家陈岚”的女士,在新浪微博实名报警。她在微博中称,“王凤雅疑似被亲生父母虐待致死”。此外,她在当日发布多条微博,声称王家家属骗捐、重男轻女。

陈岚与大树公益关系暧昧。陈岚是公益组织“小希望之家”的创始人。据宇琪称,他从2014年起在“小希望之家”做公益,之后随“小希望之家”团队一起并入大树公益。此后,他做公益时需要填报的《困难儿童费用申请表》的抬头由小希望之家变为大树公益。

但宇琪称,4月9日,他在王凤雅家中从事志愿活动期间,从未向大树公益提及王凤雅“遭遇虐待”的任何信息,仅仅汇报了王凤雅已死亡的消息。

从这一天起,王凤雅的母亲杨美芹被网友贴上“恶毒母亲”“诈捐”等标签。她接到无数个电话、短信,谩骂、诋毁纷至沓来。她去张集镇时,有陌生人拉住她问,“你是不是虐待孩子?”此后很多天,她不敢走出家门。

王太友还见到儿媳杨美芹买过一瓶农药和一瓶安眠药。此后,他让杨美芹关掉手机,不要再接收那些谩骂她的信息。但几天之后,杨美芹还是忍不住打开了手机。此外,王太友让家人、村支书盯住杨美芹,以防她做出过激行为。

陈岚实名报警的第二天,张集镇公安、妇联、民政部门介入此事。据王太友称,在政府部门的说服下,王太友带已经奄奄一息的王凤雅,去了张集镇卫生所。随后,又组织了县里的医生来进行“专家会诊”。随后,王凤雅被救护车送往太康县人民医院,到了太康县医院,太康县人民医院的医生建议转院去周口市的医院。王太友要求如果转院,必须去郑州,“那时的感受就是死也要死在省医院,为了洗脱网上骂我的那些罪名。”时隔一个月,王太友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当时的心境。

但在救护车赶至郑州时,河南省肿瘤医院并未接收。王太友记得,救护车一度停在郑州的大街上,无处可去。

他们又去了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对方可以接收,但要进ICU病房。杨美芹说,得知在重症监护室去世,需要进太平间、火化,以及每天费用1万元时,她选择放弃。那天夜里,王凤雅又被送回温良村的家中。

4月12日,大树公益志愿者白梦雪来到王家。她带来一份救助协议,希望将王凤雅带到北京、上海的医院治疗。

“经过了那么多医院拒绝接收,已经对治好孙女不报任何希望了。”王太友说,但他还是与白梦雪进行了谈判,原因是“在大医院去世才能还我们清白。”

他对白梦雪提出诸多要求,其中一条是“医院必须在郑州”。王太友说,“之前已经去过一次北京了,再去北京、上海,谁知道他们会不会骗我?”

也是因为这一条款,白梦雪放弃了救助协议的签署。在她事后发布的微博中称,签署协议的目的是为了更好治疗,如果拒绝在北京、上海就医,有违协议初衷。

其间,白梦雪与王凤雅家属发生肢体冲突。据王太友称,冲突是在白梦雪用手机拍照期间,王凤雅的奶奶前去阻拦时发生的,王凤雅的奶奶也被推倒在地。《中国新闻周刊》致电白梦雪,对方拒绝回应。

作家陈岚4月13日发布的微博中,将这次双方的肢体冲突描述为白梦雪“被其父母殴打、暴打”。

纷扰的舆论声中,王凤雅于5月4日在张集镇卫生院去世。得知死讯那一刻,王太友给张集镇政府和派出所打去电话,让他们证实王家没有虐童。王凤雅下葬前,公安人员将王凤雅穿好的寿衣扒下来,正面、反面对身体拍照,以证实王家不存在虐童行为。

一切肇始

王凤雅已经去世,舆论风暴却并未由此平息。

5月24日,自媒体“有槽”发布文章《王凤雅小朋友之死》,将舆论网民情绪彻底点燃。一时间,“诈捐”“重男轻女”等标签纷纷彻底让杨美芹无法甩脱。文中称,王凤雅父母用15万元善款带儿子赴京治疗唇腭裂,却放任女儿眼癌恶化。

由于对其“重男轻女”的指控,这个不久前刚刚失去3岁女儿的母亲,不得不在蜂拥而至的媒体记者面前澄清“我爱女儿”这样一件事。5月25日下午,在接受一家视频媒体采访时,说到女儿,她哭得险些昏厥。

但“15万元善款”的说法很快被证明不实。经警方调查确认,王凤雅家属本次募集的善款主要通过水滴筹,获取善款额为35689元,另外通过网友微信红包、火山小视频直播打赏获取善款2949元,共计38638元。

对于善款去向,王太友列了一张花销明细,包括“奶粉11000元”、“拍片3000元”等。但《中国新闻周刊》没有见到全部花销凭证。王太友称,一部分收据在公安机关手中。这些善款用于王凤雅治疗、食品、玩具等。“孩子有什么要求都尽量满足,让她吃好喝好,比如奶粉是200元一罐的。”

此外,王凤雅家人未用善款为儿子治疗唇腭裂。嫣然天使基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杨美芹的儿子飞飞赴京治疗时间为2017年4月,费用全免。而王凤雅被诊断为眼癌的时间已是6个月以后。

除了这些因谣言引爆的舆论,王凤雅家属生前是否为她积极治疗,也成为争议的焦点。

据杨美芹称,2017年10月,王凤雅高烧,去村诊所挂水依然不退烧。夜晚打开灯,会看见王凤雅眼中有黄色的亮斑。于是,她带王凤雅去太康县人民医院检查,结果是双侧视网膜锥细胞瘤,建议去大医院就诊。次日,她到了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专家会诊以后,建议入院化疗。

首次化疗费用需要2万元,杨美芹没有钱。于是,2017年11月,杨美芹在水滴筹第一次筹款,9天以后,筹款金额为12373元,依然不够化疗费用。

与此同时,杨美芹带王凤雅在南张楼村输消炎药。南张楼村距离王家所在的温良村65公里,在王家眼中,这个村诊所医生的医术值得信任,“他们家好几个人都是医生,还有人在郑州的医院做眼科医生。”王太友对《中国新闻周刊》说。2017年12月,天冷以后,杨美芹将王凤雅带回温良村输液。

今年3月,她带王凤雅去太康县人民医院复查。此时,癌细胞已经向颅内转移。一位医生对她说,保不住命了。于是,杨美芹选择去张集镇卫生院输液,延长孩子生命,让她生命的最后一程过得相对有质量。也是在此时,杨美芹在水滴筹发起第二次筹款,这次筹款金额为23316元。

但网络上关注王凤雅身体状况的志愿者们,则认为王凤雅依然有被治愈的希望。她们尝试说服她带王凤雅去大城市的医院治疗,但在网上说服未果。于是,4月6日那天,马婵娟和卢波来到了王凤雅家。

此后,双方由此产生了一系列冲突,经过陈岚等大V放大以后,掀起一场对王凤雅家属的舆论审判。如今,随着更多信息被媒体曝光,陈岚等大V纷纷发表了致歉声明。但并没有过去多长时间,那一条致歉的微博,便淹没在他们不断更新的微博之中。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文中杨洁、飞飞为化名)

责任编辑:杨承渊(QN0044)  作者:隗延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