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柳林涉黑首富:从擦鞋工到煤老板 最仰仗保安队

2018-08-14 10:44 澎湃新闻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起底柳林涉黑首富陈鸿志:从擦鞋工到煤老板,最仰仗保安队

陈鸿志旗下的煤炭大酒店,凌志集团总部就设在这里。凌志集团老总陈鸿志出事了。短短几天,这名柳林首富因涉黑被抓的消息,在整个山西省吕梁市柳林县传得妇孺皆知。

目击者称,7月21日晚,数百名民警将凌志集团总部所在的柳林县煤炭大厦附近道路全部封锁,数十人被陆续带走。当晚的抓捕行动先后持续了2个多小时。

7月24日,公安机关发布公告称,已决定对陈鸿志犯罪集团立案侦查,敦促涉案人员限期主动投案,鼓励广大干部职工检举揭发该集团违法犯罪线索并积极配合专案组侦查工作。随后,网上亦传出一份嫌疑人为陈鸿志的拘留证,其中显示,陈所涉罪名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8月8日,吕梁警方微信公号“吕梁公安”通报称,陈鸿志涉嫌有组织犯罪集团案件是一起性质极其恶劣、情节特别严重、影响十分巨大的涉黑案件。

一名知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陈鸿志早年曾当过兵,从部队回到家乡的最初一段时间过得十分落魄,在洗浴中心当过擦鞋工,“1999年前后,他开了一家石料厂,后承包煤矿发了家。”

另据一名凌志集团前员工介绍,陈鸿志在柳林县共有4个大型煤矿,数个洗煤厂,一个印刷厂,一家五星级酒店及一家商场,员工约有6000人,其中保安约有300名,“保安最初主要由一群社会闲散人员组成,在煤矿利益争夺中发挥作用。”

上述前员工称,陈鸿志对保安队十分看重,保安队也是他最大的仰仗,“如果有人打伤人进了监狱,工资照发,出狱后仍能回到凌志集团工作。一旦有‘紧急任务’,各矿上的保安会迅速集结,数百人一同出动,在柳林没有不怕他们的。”

8月3日,长治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证实,该案系由该局异地侦办,目前,专案组仍在对案件继续侦查。

伤人、毁桥、强拆,被指黑社会

穆三会至今仍能忆起2017年9月16日发生的骇人一幕。据他讲述,当天晚上,300多人冲进柳林县孟门镇穆家坡村,他们手持武器,将村子的各个路口封锁,形成至少两道防线;穆三会及周边的邻居,被强行从家中带出控制后,挖掘机便开了过来,紧接着,他们刚刚建成不久的房屋被悉数推倒,未能搬出的家具也被埋在了废墟里。

穆家坡村的50多间房一夜之间被300多人强行拆除,只剩下废墟。这一夜,穆家坡村共50多间房屋被毁,挖掘机在村子里轰鸣了约两个小时。穆三会说,来人什么话也没说,进屋就把人往外拖,“其间,山下村民闻讯赶来,但被他们全部拦在了路口,我们拿出手机想拍摄视频留证报案,最终手机也被抢走了,有人想反抗被当场打晕在地。”

穆三会和邻居们在事发当晚被这骇人的阵势吓傻了,他们呆呆地站在“人墙”里,眼睁睁地看着自家的房屋被推倒,一句话也不敢说。问及这些强拆者的来历,多位村民说,他们认出其中一人是陈鸿志手下的保安科科长,“因我们村下面有煤矿,他们便逼着我们搬迁。”

陈鸿志是山西省柳林县凌志集团的董事长,过去的十多年里,他的名字在柳林县几乎无人不知。在这个四面环山的小山城里,曾分布着大大小小数十个煤矿,2009年前后,山西省根据规划将年产量在30万吨以下的煤矿全部关停,在此基础上,催生了中小型煤矿的整合。一名当地人士称,在整合过程中,煤老板之间的利益争夺也愈演愈烈,“能整合的就存在争夺收购问题,不能整合的就要在关停之前争分夺秒,争取多采些煤出来。”

邓家洼村因煤矿过度采挖,地基下沉严重,村里已到处裂痕残破不堪。村民称,从2009年开始,柳林县成家庄镇的邓家洼村、马家梁村等多个村庄出现了地基下陷,导致路面、房屋及墓地等严重损毁,大部分村民被迫搬离。8月2日,澎湃新闻在邓家洼村看到,这个约200户人家的小村庄内,村道上布满裂缝,约40户村民的房子已经变成危房,不少村民已被迫搬离。

村民邓三合介绍,该村下方就是凌志集团的邓家洼煤矿,陈鸿志在2007年承包了该煤矿,此后地基下陷的问题就出现了,“他此前承诺给每户人家每年补偿3吨煤,后来给我们的却是从其他煤矿上采出来的劣质煤矿,村民不同意,曾向政府反映,但告状的村民在回村当天就被数十人围殴,打断了手脚,造成8处骨折。”

邓三合说,在这样暴力“镇压”下,村民们对凌志集团敢怒不敢言,如今,邓家洼村已因地基下沉变得满目疮痍。

澎湃新闻近几日走访了解到,凌志集团涉嫌暴力的行为,不仅仅针对村民,也发生在其资源抢夺当中。2016年冬,凌志集团欲收购位于王家沟附近的西坡煤矿遭拒,随后,他们便将附近的王家沟桥挖断阻止对方货车运煤。村民称,桥被挖断后也影响了附近村民的出行,“到现在一年多了还没修好,他在柳林是‘独霸’,村民拿他没办法。”

从擦鞋工到煤老板,逐渐建立起百人保安队

实际上,自陈鸿志创业以来,其在柳林的大小“事迹”便一直流传着。一名知情人士称,陈鸿志以及他的凌志集团在柳林闻名已久,其手下多达两三百人的保安队,更是让当地人闻之色变。他说,陈鸿志在1998年前后曾当过兵,但兵役未满便在1999年从部队回到了老家柳林,“当时是家里给他在一家国企安排了工作,他便提前回来了,后来因发生变故,工作没有安排到位,之后的一段时间,他就变成了社会闲散人员。”

上述知情者告诉澎湃新闻,陈鸿志从部队刚回到柳林那段时间过得十分落魄,吃饭都是个问题,“他甚至在桑拿洗浴中心给客人擦过皮鞋。有一次他姐夫钱包里丢了几十元钱,姐姐怀疑是他偷走了,这件事当时让他觉得十分窝囊,也成为他决心创业的诱因。”

1999年末,陈鸿志在柳林县蔡家坡村创立了星火石料厂,他的一名前员工刘江告诉澎湃新闻,星火石料厂最初到底是怎么发展起来的、陈鸿志又究竟是从何处筹钱创业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知道,“他倒是经常会在每个月8号的全体员工大会上讲述他的创业故事,如被冤枉偷钱,擦鞋等。他认为这些事迹很励志。但关于他的发家史他从来都是蜻蜓点水,并不详谈,大家只知道他是从这个石料厂起步的,陈鸿志真正成了柳林县的名人,是在他当了煤老板之后。”

2003年,陈鸿志开始涉足煤矿,刘江称,那一年陈鸿志先后承包了成家庄煤矿和兴家沟煤矿,也是从那一年开始,他的保安队逐渐在柳林县传出了恶名,“保安队最初都是由一些社会闲散人员组成,有的甚至有案底,这在当时并不稀奇,任何一个煤矿没有这样一群人是没法立足的,这也不是陈鸿志首创的,但他却对保安队十分看重,这些人除了在煤矿之间的利益争夺中发挥作用,有时遇到村民闹事,也要靠他们保驾护航。”

从2003年到2007年,陈鸿志旗下的煤矿迅速发展到8个。公开资料显示,陈鸿志在2003年注册了“柳林燎原商贸有限公司”,后与其旗下的主体煤矿、洗煤厂等整合为山西凌志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刘江说,陈鸿志的8个煤矿后经整合,最终只留下了王家墕煤矿、刘家庄煤矿、成家庄煤矿和兴家沟煤矿四个,尽管数量减少,但公司效益未减反增。在此期间,他的保安队也迅速发展到上百人。陈鸿志收购、合并煤矿的那几年,也是其保安队在当地最为“活跃”的几年,“为抢夺资源,平息村民闹事,他们经常数十人甚至上百人一同出动,有时甚至将人打至多处骨折,久而久之,人们对陈鸿志的保安队也从憎恶变成忌惮。”

刘江说,最初几年,陈鸿志带领其保安队造成的有影响的打人、伤人、拘禁事件加起来至少有十多起,这些恶性事件勾画出陈鸿志的“恶霸”形象,也逐渐稳固了他在柳林县的势力。

管理严苛扣发工资,员工想辞职却走不了

寇晓军曾是陈鸿志保安队中的一员,他告诉澎湃新闻,凌志集团的保安最多时有近300人, 相较于当地其他企业的保安,他们的工资要高出对方一半左右,“也正是因为工资高,所以凌志招聘保安相对容易,发展速度也快。”

寇晓军告诉澎湃新闻,陈鸿志的保安队分布在凌志集团旗下的各个煤矿,如遇到“紧急任务”所有煤矿上的保安会迅速集结,数百人一起出动,多年来一直“无往不利”,陈鸿志也有自己收买人心的伎俩,“如果有人因为‘出任务’而坐牢了,他每月的工资会照发,出狱后,仍能继续回到凌志集团工作,这是很多人愿意为他‘卖命’的原因之一。”

寇晓军说,凌志集团保安处处长曾是陈鸿志的战友穆某,“此前保安队所有工作均由穆某负责,这个职务也让他在柳林有了些名气,网上现在还能搜到举报他带保安打人行凶的帖子。”

穆某曾是陈鸿志最信任的人之一,但据知情人士介绍,此二人最终却因为“忠心”问题闹翻,凌志集团保安处处长也因此易主,“2016年,陈鸿志手下一名此前因伤人入狱的保安刑满释放,当时公司正好空出一个管理岗,这个人曾前往陈鸿志办公室‘要官’,但陈鸿志认为他不能胜任,二人发生冲突,当时穆某也在陈鸿志办公室,但并未上前阻止,这让陈鸿志非常不满,认为穆某没能尽职,并怀疑他的‘忠心’。后来,穆某便被辞退,离开了凌志集团。”

寇晓军说,在陈鸿志眼里,保安队不只是用来维护公司秩序,也是他的私人卫队,“我们平时在公司里是很少见到陈鸿志的,但只要他外出,总有十余人簇拥着,其中有人负责保护他的安全,也有人负责端茶递水。”

寇晓军向澎湃新闻回忆称,他曾在凌志集团保安队工作过三年,一开始是奔着高工资去的,“尽管他们在外界名声不太好,但我听说陈鸿志的员工待遇非常好。”

澎湃新闻在近日的走访中了解到,柳林县的煤矿企业主要有联盛集团、汇丰集团、鑫飞集团以及陈鸿志的凌志集团等,其中凌志集团以工资福利好而闻名。

一名当地人士称,陈鸿志对员工十分“大方”,“几乎所有工种的工资都比其他公司高。凌志集团一名高管的月薪约在15000元以上,这在一个县城里算是高得离谱了。”

寇晓军说,他在进入凌志集团之后才发现,员工的薪金情况并没有外界传的那么好,陈鸿志扣发了每个员工4个月左右的工资,以此来强制留人。“不能主动辞职,否则欠发的工资就没有了。员工们也不敢休假,每个部门休假最多的两个人,会被扣掉当月一半工资。”

寇晓军说,在凌志集团工作的那几年,他始终觉得十分疲乏,加之保安队在当地的恶名,让他颇感压力,他最终还是选择了辞职,“欠我的钱我也不要了,但还有很多人被这笔钱拴在公司里,想走却走不了。”

数十名高管连夜被抓,“煤炭帝国”因涉黑垮塌

凌志集团另一名员工向澎湃新闻证实了“休假将扣发一半工资”的说法。在凌志集团旗下一家煤矿的办公楼上,“重奖重罚”的标语也说明了这一情况。一名当地人士称,陈鸿志在十多年的势力扩张与利益争夺中,因保安队的种种恶行,在柳林留下许多骂名。

孟门镇李家塔村被称为“陈家大院”的新小区外写着“富而思源”四个字。而在陈鸿志的老家柳林县孟门镇李家塔村,一座占地约十亩的小区门外,“富而思源”四个字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这个小区的来历。一名当地村民称,这个小区里住着的都是李家塔村原来的村民,“是陈鸿志建了这个小区,把村民们全都搬迁过来了。也有人把它称作‘陈家大院’。”

这名村民称,除了“陈家大院”,陈鸿志在附近几个村子仍有别的移民搬迁项目正在建设。

陈鸿志投资建设的成家庄示范初中,被称为当地名校。在距孟门镇约五六公里的成家庄镇,陈鸿志十年前在这里建成一座中学,如今已成了当地的“名校”。该校一名工作人员称,“他(陈鸿志)会定期来视察”。

7月21日晚10时许,约300名民警将凌志集团位于煤炭大酒店的总部大楼围得水泄不通,附近的几条道路也被全部封锁。目击者称,当晚的抓捕行动至少持续了两个多小时,数十人被陆续从大楼内带离,“这件事之后几天,整个县城关于陈鸿志的讨论就一直没有断过,柳林县这些年从未出现过这样的场面。”

8月3日,在凌志集团总部煤炭大厦,一名工作人员称,自7月21日之后,凌志集团“现已没有领导了”。澎湃新闻注意到,在抓捕行动结束后不久,7月24日,陈鸿志犯罪集团案件专案工作组发布公告称,公安机关已决定对陈鸿志犯罪集团立案侦查,敦促涉案人员限期主动投案,鼓励干部职工检举揭发该集团违法犯罪线索。

一名知情人士称,因陈鸿志在柳林当地人脉关系复杂,此次案件是由长治市公安局异地侦办,“警方这次是要排除一切干扰,彻底粉碎他的‘黑色’煤炭帝国。”

澎湃新闻注意到,长治市公安局在7月26日曾发布一则通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陈鸿志人脉关系情况。通报称,该局侦办陈鸿志涉嫌有组织犯罪以来,广大人民群众踊跃举报,为公安机关打掉该犯罪集团发挥重大作用。通报同时列举出三名涉案在逃人员,其中包括一名法院干部,及一名邮电局职工。

柳林县到处悬挂着“扫黑除恶”一样的宣传标语。值得注意的是,就警方对凌志集团涉案人员的抓捕行动结束后第二天,中纪委国家监察委发布了一则通报,其中显示,中央第十五巡视组当天向山西省委反馈巡视情况称,巡视中发现干部和群众反映了一些问题,包括“扫黑除恶不够有力”。

8月3日,长治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表示,目前,专案组仍在吕梁市及柳林县对案件继续侦查。

8月8日,“吕梁公安”微信公号通报陈鸿志有组织犯罪案件侦办进展,称多名村干部涉案被刑拘。通报还称该案是一起性质极其恶劣、情节特别严重、影响十分巨大的涉黑案件。

同日,长治市公安局通过微信公号通报陈鸿志涉嫌有组织犯罪集团案件进展,称凌志集团副总李建忠、柳林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教导员陈杰、凌志集团保安处处长白阳平等十多名嫌疑人被刑拘,通报同时呼吁广大人民群众继续检举揭发该犯罪集团违法线索。

(文中人物除陈鸿志外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杨承渊(QN0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