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满分手男子情人节"毒针"扎女友 一审被判无期

2018-11-02 14:22 法制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不满分手 男子情人节“毒针”扎女友

在多次挽留被拒绝后,许某给女友注射“毒针”,而直到死前,女友还以为许某是在给自己留点纪念,在救护车上,许某也给自己注射了针剂。

《法制晚报》记者今日获悉,因积极赔偿获得死者家属的谅解,一中院对其从轻处罚,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许某无期徒刑。

事件

男子情人节杀女友

现年26岁的许某出生于四川省仁寿县,职高文化,案发前无业。

法院查明,2017年2月15日0时许,许某因感情纠纷,在北京门头沟区三家店一房间内,使用事先准备的含有化学品成分的注射器,对24岁的女子李某进行注射。这种化学品临床多用于局部麻醉,可引起心律失常、心搏骤停等,超量注射可致过敏性休克死亡,是一类管制药品,致使李某昏迷不醒。2017年3月8日李某医治无效死亡。

经鉴定,李某符合被他人用注射器具注射至右上臂、双侧大腿后造成多脏器功能衰竭死亡。许某作案后被抓获归案。

在案件审理期间,许某的亲属代为赔偿了被害人亲属的经济损失,双方自行达成赔偿协议及刑事谅解,被害人亲属申请撤回民事起诉,请求对许某从轻处罚。

积极赔偿获从轻处罚

庭审中,许某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但辩称其应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而非故意杀人罪。

其辩护人表示,许某没有杀人的主观故意,被害人死亡结果的发生超出了许某的意愿和控制,其行为构成过失致人死亡。而且,许某具有自首情节,被害人曾催促许某尽快注射故存在过错,此外,其已与被害人家属达成调解并取得谅解,应对许某从轻、减轻处罚。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许某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鉴于该案系感情纠纷引发,许某在亲属协助下积极赔偿被害人亲属经济损失并取得谅解,法院依法对其从轻处罚。

一中院作出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许某无期徒刑。

经过

恋爱4年女友提分手 

被害人李某的父母曾表示,女儿李某和许某恋爱了4年,2016年年底女儿提出分手。2017年2月14日晚上8点多钟,许某来到他们家,让他们帮忙劝劝李某。

晚上10点多,李某下班回家,许某和李某单独聊了不到半个小时,李某的父母就听见女儿大声呼救,叫得都变声了。

两人赶紧进屋,看见李某在床上坐着,说自己头晕,许某则站在她边上。见女儿嘴都紫了,说不了话,李某父亲就反复问许某发生什么事了,许某告诉他给李某打了镇静剂,李某父亲随即拨打了110、120。

救护车上,许某从随身的包里拿出注射器,扎了自己右腿两下,随手把注射器扔了。许某随即就站不稳了,倒在了地上。

到医院后,医生从许某身上发现一个黑色小皮包,里边有5根类似飞镖的针头,交给警方。

网上买毒针 曾用动物做实验

许某供述称,2017年春节前夕,李某提出分手,他想不开,就产生了自杀的念头。许某看新闻得知有偷狗贼使用毒针,就在网上购买了麻醉针和药丸。

此后,他分别用小区流浪狗、买的兔子打毒针做了实验。这还不算,他给自己也注射了一针毒液,晕倒后第二天醒了过来。“这么做就想知道这些药的药效,看看到底是真是假。”

许某供述,案发当天是情人节,他在翻看李某的QQ空间时,看到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的照片,就想找李某问问怎么回事,两个人还有没有和好的可能。“如果她不和好,我就在李某面前用注射器自杀,威胁她。”

当天晚上,两人说了两个多小时,许某觉得无力挽回,就把装在身上的注射器拿出来,说:“既然这样,我要在你身上留下个印记。”此后,在李某身上扎了两针,救护车上扎了自己后,许某在医院清醒过来。

2017年7月5日,许某因涉嫌犯故意杀人罪被逮捕。

责任编辑:曹薇(QN0003)  作者:洪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