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兄弟"10秒制服凶徒:关键时刻就要像个爷们儿

2018-12-24 13:46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关键时刻就要像个爷们儿

千龙-法晚联合报道(记者 李洁)2017年7月17日上午,通州九棵树西路发生了一起恶性伤人事件,582路公交车上一名男子因性骚扰遭揭穿恼羞成怒,持刀扎伤一名女子。之后,男子被两名乘客制服。这两名乘客就是杨帆和赵小伟。

突发

男子持刀行凶 10秒被制服

当天上午8时14分,582路20315668号无人售票车行驶到通州区翠屏南里站至果园环岛区间时,忽听车内乘客大喊:“杀人了!”整个车厢乱成一片,乘客们边喊叫边跑向车厢后部。

行凶男子在前门靠近司机的位置,一只手勒住女乘客,一只手持刀向女子脖子和后背的位置猛扎。这时,身处中门附近的杨帆一个箭步跨过去猛地抱住了他,死死地握住了他持刀的手,并将他竭力向后拖。

行凶男挥舞着手中尖刀拼命挣扎,杨帆处境极为凶险。此刻赵小伟从车厢后面快速冲上前去,与杨帆一起夺下了行凶男手中的尖刀,按压住他的头,二人合力将他远远地拖离了受害人。

在曝光的公交车监控视频可以看出,从犯罪嫌疑人拿出水果刀行凶到被二人制服,全程仅10秒钟。

“看到这种事情就先冲上去吧!制止,别出人命,就这么简单。”杨帆说。那一天监控视频中的他戴着白色耳机,被网友亲切称为“耳机哥”。

“‘切哥’后来把他压倒在身下,他完全没有反抗能力了。但是他气焰不减,说我书包里还有一把刀呢!”赵小伟说。通州警方来了之后,二人告知了这一情况,后经警方查实,那行凶人书包里确实有一把菜刀。

“切哥”是杨帆的微信昵称,“因为是做HR(人事经理)嘛,亲切,把亲字隐去了,就成了切哥了。”杨帆幽默地说道。仿佛有过约定,赵小伟的微信头像也体现了他的职业。在央视做编导的赵小伟在微信中发布的内容,多是台里的重大主题活动。这位默默无闻的幕后编导,没想到自己这一次居然走到台前,成为被新闻同行关注的主角。

面对记者采访,杨帆说,“作为老爷们儿,遇到这种事就得马上出手。发生这种事的时候不容许你考虑,不容许你考虑是冲还是不冲。”

对话

见义勇为是尽本分

对于见义勇为之举,杨帆和赵小伟都表示“关键时刻就要像个爷们儿”。“我和小伟都是老爷们儿,这是我们应该干的事儿。”杨帆说。“作为一个老爷们儿,本能的反应就是冲上去,控制行凶者,最大程度减少受害者的伤害。”赵小伟补充道。

在这两个“老爷们儿”看来,所谓见义勇为,不过是尽了男人的本分。

“路见不平就出手”在杨帆已是习惯。“毕竟你是老党员了,十多年党龄,骨子里还是有为人民服务的意识。”平时在公共场所碰上吵架一类的事,每次他也都是“上去就给劝开了”。单位同事间闹了矛盾,他知道了必定要出面调解,“大家一起喝顿酒就没事啦”。也为此,杨帆每个月少不了要掏一些酒钱。 

与杨帆“老爷们儿”的外在气质不同,赵小伟皮肤白皙文质彬彬还很腼腆,但在同事眼中,他绝对是个“老爷们儿”。

赵小伟说,那天完事后他简单处理了一下手上和包上的少量血迹直接就去上班了。下午网上出现了通州582公交车伤人事件的警情通报,同事从网上得知了。“在谈论那两个乘客时,我才说起早上的事儿。同事都惊呆了:这么大的事怎么没听你说啊?我说当时没感觉是什么大事啊。一个普通人干了一件普通的事儿,没什么可说的。同事都说我牛,危险时刻能挺身而出,不愧是‘团长’”。

赵小伟说因为自己在部队待过,平时大家都戏称他为“团长”。“在武警北京总队服役的五年,给了我人生宝贵的历练,使我学会了吃苦、服从和勇敢”。

杨帆和赵小伟因为这次协同作战,成了哥们儿、成了战友。虽然赵小伟称杨帆“切哥”,但他大杨帆5岁;两个人发现原来居住的很近,小区挨着小区,孩子居然在同一个幼儿园。

“已经是好兄弟了,约好几回酒了。”杨帆说。在他的微信里,还晒出了两人“相见恨晚”红着脸喝酒的照片。

“我为啥说特别感谢小伟呢?”杨帆说,“小伟救了我半条命。”这时,小伟接话道,“是,过命的兄弟。” “那天我上去之后就抓他的手、抓住他的手腕,在他抵抗的时候就感觉旁边有人帮忙。这哥们儿是救了我一命,如果我摁不住他(凶手)的话,可能就会有穷凶极恶的其他事情发生。”杨帆回忆说。

如果再遇到这种事呢?“这种事都是突发的,还是来不及想,下意识,也是一样呗。”他们说。

“我爸爸是英雄”

自古燕赵多豪杰。杨帆和赵小伟分别来自河北和河南,都出生在农村老实本分的普通家庭。“没有上过学的爸妈大道理、文化知识不懂,只是从小给我灌输要听话、懂事、诚实本分,做好人,对我管教比较严格。”赵小伟十分感恩父母。

杨帆微信封面的卡通画上,曾有这样的字样:妈妈是我心中最美的女神。5年前,父亲去世了,“前几年看爸爸身体不好,就早早把婚结了,让老爸看到了孙子”。母亲,在这个三十挂零的“老爷们”心里,那应该是心疼的对象。他说妈妈“每周总得打两三个电话”,知道老人心疼钱,每一次都是他再重新拨回去。

说起职业和领导、同事,二人都真诚地感谢曾经的经历和受到的历练培养,他们爱北京、在这里奉献,视北京为第二故乡。

2018年10月中旬,在他们见义勇为事件发生一年多的一天,记者问及他们今天的感受,二人还是出奇的一致:他们似乎对自己做过的这件可能舍命的事,已经淡漠了。他们还常约酒,但话题里早已没有了这个内容。

面孔黝黑的杨帆正在为刚刚创业的新公司忙碌,他打算创新一种互联网业务模式、干出属于自己的一番事业。“整天在外面跑,跑了三个月,经常请‘小伟老师’帮忙。”他说。小伟则称赞“切哥”很有魄力。

说起自家孩子对他们见义勇为这一事件的反应,二人都浮现出幸福满足的表情。

“这件事发生以后,我儿子对我很崇拜啊,说爸爸你太厉害了,太棒了!你见义勇为了,你是英雄。”小伟说。

“我孩儿也说啊!爸爸是英雄。这回小孩写作文有的写了,这对小孩肯定是正面辅导。”

这对英雄兄弟、这对为拯救他人生命不顾自身安危的义士,已经视曾经的义举为“过去时”,他们共同的心愿十分朴素简单:希望有更多的人在他人需要帮助的时候,能献出爱心、伸出援助之手;希望大家都做好人,阖家幸福家国平安。

责任编辑:杨承渊(QN0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