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法院扫黑除恶十大典型案例公布

2019-05-15 08:48 成都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全省法院扫黑除恶十大典型案例公布

昨日(14日),省高院举行全省法院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新闻发布会,省高院表示,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四川三级法院迅速传达学习并全面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和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按照中央、省委、最高法院的统一安排部署,科学谋划、精心组织、周密实施,专项斗争各项工作有序推进。在昨日的会上,省高院还公布了全省法院扫黑除恶十大典型案例。

全省法院共受理

一二审涉黑恶涉保护伞案件430件

据悉,截至今年5月10日,全省法院一审共受理涉黑恶及“保护伞”犯罪案件375件2537人,其中涉黑35件444人,涉恶322件2068人,“保护伞”18件25人;共审结137件839人,未结238件1698人。二审共受理涉黑恶及“保护伞”犯罪案件55件382人,其中涉黑7件97人,涉恶43件275人,“保护伞”5件10人;共审结32件248人,未结23件134人。其中,南充何硕等人涉黑案成为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宣判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第一案;公安部、最高检联合挂牌督办的泸州张虎跃等16人涉黑案件也已二审宣判生效,张虎跃被依法判处死缓并限制减刑,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充分肯定,要求总结推广审判经验。5月中下旬,各地法院还将陆续宣判一批涉黑恶势力及“保护伞”犯罪一审、二审案件。

截至5月10日,全省法院判决生效涉黑案件9件98人、涉恶案件76件422人、“保护伞”4件7人,其中,判处死缓限减1人、死缓1人、无期徒刑1人,五年以上有期徒刑139人,涉黑案件重刑率为60.2%,涉恶案件重刑率为23.8%,“保护伞”案件重刑率为28.6%。在依法适用生命刑、自由刑预防和震慑犯罪的同时,法院又综合运用财产刑、资格刑,截至5月10日,全省法院依法判处剥夺政治权利终身3人,剥夺政治权利1年以上5年以下7人;判处没收全部财产6人,判处罚金共计3246.1万元,彻底打财断血摧毁其再犯经济能力,极限压缩黑恶势力的滋生空间。

截至5月10日,全省法院共排查和接受群众实名举报涉黑恶线索303条、“保护伞”线索33条,其中已查实涉黑恶犯罪5件。

截至5月10日,共发出涉黑恶案件司法建议57条,其中37条已收到回复,预防和减少了新型涉黑恶违法犯罪滋生蔓延,提高了社会风险整体防控能力。

全省法院确定了421名专业法官

依法从严从快审判“黑恶势力”“保护伞”案件

省高院表示,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电视电话会议召开后,全省法院迅速传达学习并贯彻落实中央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重大决策部署,全面深化思想认识,提高政治站位,从政治和全局的高度切实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党中央的决策部署上来,作为一项重大政治任务抓紧抓实,以高度的政治责任感、使命感投入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

按照最高法院的工作要求,全省各级法院分别建立了扫黑除恶专业合议庭或者指定专人办理涉黑恶案件。目前,各级法院通过层层推荐,省高院扫黑办全面审查,全省法院确定了421名以院庭长和刑事审判业务骨干为主体的扫黑除恶专业法官队伍,并建立了专业法官名册。专业法官在省法院扫黑办的统筹下,有计划、有步骤、分批次地参加形式多样的扫黑除恶专项培训,切实提高专业化实战能力,业已成为全省法院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主力军。同时,省高院扫黑办还在全省专业法官名册中推荐34名法官成立扫黑除恶审判专家库,有效为全省法院开展扫黑除恶专项审判工作提供人才智力支持。

目前省高院已对全省22个中院开展了3轮全覆盖督导调研,形成全面翔实的调研报告上报省扫黑办,对四川三级法院涉恶势力、“保护伞”“套路贷”和非法放贷四类刑事案件突出法律问题专题调研,形成专题调研报告向最高法院汇报,为准确适用法律、统一裁判尺度主动建言献策,贡献智慧。省高院扫黑办还编印下发《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办案手册》,与省监察委、检察院、公安厅联合印发《关于办理黑恶势力及“保护伞”犯罪案件证据指引》,积极为全省扫黑除恶办案机关提供帮助和指导。

省高院表示,全省法院依法从严从快审判发生在群众身边,群众深恶痛绝、反映强烈的黑恶势力及“保护伞”;依法严惩黑恶势力头目、骨干成员、“保护伞”,特别是把持基层政权的“村霸”“砂霸”等黑恶势力;控制交通、娱乐、黄赌毒等行业黑恶势力;主导校园霸凌事件的黑恶势力,该判处重刑的坚决判处重刑,既体现对黑恶势力犯罪严厉打击的高压态势,又依法严惩“保护伞”“关系网”。

下一步对标“两个清单”查漏补缺

保障专项斗争扎实有序开展

当前,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已进入向纵深推进的深水区、攻坚期,大量涉黑恶案件陆续进入审判环节,全省法院将面临更加严峻的考验。省高院表示,下一步,将对全省法院2019年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进行再动员、再部署,在剖析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前期所取得的成果与经验的基础上,进一步切实增强各级法院推进专项斗争的政治自觉、思想自觉、行动自觉,进一步认清形势,明确任务,紧紧依靠各级党委的坚强领导,不断推进专项斗争向纵深发展。

全省法院将进一步坚持扫黑除恶与“打财断血”相联动,坚持排查和接受群众举报相结合,在进一步深挖犯罪线索的同时,彻查黑恶势力犯罪的利益链条。对发现的涉案财产及时进行清查,依法采取查封、扣押、冻结等措施,确保刑事判决的有效执行,彻底摧毁黑恶势力的经济基础。

目前,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督导“回头看”已入驻四川,全省法院将全力配合督导组的督导工作,切实按照督导组的要求,全面审查督导组反馈问题和建议整改措施的落实情况,积极开展自查自纠,对标“两个清单”集中精力抓好查漏补缺,保障专项斗争扎实有序开展,推动我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不断取得新成效。

典型案例

垄断赌博和非法控制交通运输“带路”市场

张洋黑社会性质组织被判刑

基本案情

2015年以来,以被告人张洋为组织、领导者,被告人任易超、袁恒、刘强、陈志明为骨干,被告人罗宇祥、殷超、赵鑫等14人为成员的黑社会性质组织,通过拉拢、腐蚀交警、运管、派出所部门的国家工作人员及有“社会影响力”的社会人员,非法垄断乐山等地赌博市场和“带路费”市场等非法行业,有组织地实施了开设赌场、敲诈勒索、寻衅滋事、行贿、聚众斗殴等大量违法犯罪活动,非法获取经济利益127.3万元。

被告人张洋等人将上述违法所得用于向组织成员发工资、购买作案工具、分发躲逃费用、吃饭抽烟、慰问送礼和贿赂、收买拉拢国家工作人员及有“社会影响力”的社会人员等,在组织成员出事时,为组织成员摆平事端,寻求非法保护,以维系该组织的发展与稳定。在该犯罪组织中,被告人张洋总体负责,决定和安排组织中的一切事务,直接贿赂相关公职人员和收买拉拢有“社会影响力”的社会人员王彬、向刚强、陈磊等人, 被组织成员称为“董事长”“张总”“大哥”;被告人任易超、袁恒各带领一帮手下负责经营赌场和排除竞争者;被告人刘强、陈志明各带领一帮手下负责“带路”市场敲诈和打砸等违法犯罪活动。该组织逐渐约定俗成了不准吸毒、不准挪用组织收入,违反者被殴打或开除等组织纪律,并建立微信群管理组织收支。经过法院认定,该组织两大犯罪事实为:

在当地派出所个别民警庇护下,在乐山市市中区苏稽镇开设电子游戏机赌场,通过强行入干股或打砸等方式,排除赌博市场竞争者,非法控制和垄断了乐山市市中区苏稽镇赌博行业。

插手交通运输领域,通过向乐山等地交警、运管等部门人员行贿方式相互勾结,利用上述人员提供的保护,垄断乐山市市中区非法商品车运输车“带路”市场。

2014年以来,有关执法部门对运输新车到乐山各4S店的商品车运输车辆,在乐山境内上高速公路实施严格管控。2015年底,被告人张洋、刘强、陈志明合谋共同“带路”,向到乐山的每辆商品车运输车辆收取800元至1300元的“带路费”,使存在超长、超限的改装车辆在乐山沿线不会被交警、运管等部门查处,得以从乐山、眉山顺利上高速公路。对不愿交“带路费”的驾驶员实施追击、堵车、砸车、向执法部门举报等威胁方式,迫使商品车运输车驾驶员、物流公司交纳“带路费”。该组织通过威胁、压制其他带路的竞争对手,逐渐垄断乐山市市中区“带路”市场,向途经乐山的商品车运输车驾驶员及物流公司收取“带路费”共计100余万元。

此外,该组织先后实施了敲诈勒索、开设赌场、寻衅滋事、行贿、聚众斗殴等违法犯罪行为。该组织个别成员还实施了非法拘禁、非法持有毒品、容留他人吸毒、盗窃等违法犯罪行为。

裁判结果

张洋作为该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集团的组织、领导者,除对其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罪行承担刑事责任外,还应当对该黑社会性质组织及其成员为该组织谋取经济利益、确立强势地位、维护非法权威实施的寻衅滋事、聚众斗殴犯罪承担刑事责任。法院判决,被告人张洋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敲诈勒索罪、开设赌场罪、聚众斗殴罪、行贿罪、寻衅滋事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被告人刘强、任易超等18人因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敲诈勒索罪、开设赌场罪、聚众斗殴罪、行贿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等,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至二年六个月,并处没收全部财产至并处罚金二万元等不等的刑罚。对被告人敲诈勒索犯罪所得人民币61.58万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对扣押在案供被告人作案的车辆、手机予以没收,上缴国库。对扣押在案的赌博工具游戏机1台、“翻牌机”10台、钥匙,违禁物品及吸食毒品的工具予以没收。

宣判后,被告人张洋等人上诉,四川省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

省高院表示,本案系黑社会性质组织长期在一定区域内非法控制赌博和交通运输“带路”行业牟取高额非法利益的典型案例。张洋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众多,组织结构稳定,组织层级和职责分工明确,组织纪律规约严格,通过拉拢、腐蚀交警、运管、派出所部门的国家工作人员及有“社会影响力”的社会人员,非法垄断当地赌博市场和“带路费”市场等非法行业,有组织地实施了开设赌场、敲诈勒索、寻衅滋事、行贿、聚众斗殴等大量违法犯罪活动,非法获取经济利益127.3万元。该案表明,黑社会性质组织为追逐非法经济利益,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往往涉足钻营赌博、“带路”等非法灰色地带,实施非法操纵、控制,已经严重危及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必须严厉打击,绝不手软。该案还反映出个别执法人员将执法权作为谋取私利工具,严重渎职坐视不管,沦落成为黑社会性质“保护伞”,让黑恶势力逍遥法外。据悉,案涉公职人员另案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

责任编辑:杨承渊(QN0044)  作者:晨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