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铁检票员殴打男子致死续:站长停职 家属承认"强闯"

2019-05-20 10:59 新京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高铁检票员殴打男子致死续:站长停职 家属承认“强闯”

一则“送站人与检票员引发冲突被殴打致死”的消息引发热议。邓大楣及儿子邓自立、邓自仲2月11日在海南尖峰车站,因送客进站与检票员裴荣璟发生肢体冲突后,邓大楣经抢救无效死亡。5月16日,海南铁路通报称,无票人员闯火车站引发冲突,邓大楣在冲突中诱发疾病致死亡。

对此,邓自立5月17日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此前父母确实曾跟随自己和妻子进入实名制验证口,但对于海南铁路通报称的“强闯”,邓自立并不认同,“我们有违规进站,但后来发生争执后,我们就自己出去了。”海南铁路宣传科的徐先生称,事发后尖峰站站长已停职接受检查,“我们不会去袒护任何一个人,如果有错,该承担责任就承担责任”。

死者生前跟随大儿子进入实名制验证处

5月17日,新京报记者在海南尖峰车站看到,进站口大门不到两米的地方,是实名制验证口,左侧有两个验证工作台,为1、2号检票口,右侧有一个验证工作台,为3号检票口。在2号检票口桌上,一提示牌写道:请各位乘客提前准备好购票证件原件供验证人员查询,“票、证、人”一致方可进站乘车。

同行的车站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无票乘客如需送客,在此处就不能再进入。记者看到,在1、2号检票口正前方有一条长长的通道,约十几米长,通道的尽头,左侧是安检处,通过安检后,即可进站乘车。

邓大楣的长子邓自立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及家人知道实名制验证处需要有票的乘客才能进入。“我当时拎着行李箱背了一个包,妻子验票后,父母和小孩子就先走过去了,我验票后才进入。”

邓自立回忆,当天父母在1、2号检票口进入的时候,工作人员并没有阻拦,“由于父母跟着进来了,我们就以为通道这里是可以送客的,所以弟弟要进来被阻拦时,才发生了争执。”

双方就争执原因说法不一

该车站的一名清洁员告诉新京报记者,打人者裴荣璟是一年轻小伙子,90后,平时为人不错,自己来车站工作已经一年,从来没见过小裴打人,平时也不凶,“当时是他们没有票,小裴不让他们进去。”

邓自立认为,弟弟当天在地里干活,衣服穿得脏了些,被拒绝进入,因而发生争执。此外,他们还遭到了验票员裴荣璟的辱骂才引发了争执。

但对于这一说法,海南铁路公司宣传科的工作人员徐先生并不认同,“当时邓自仲往里面走了几步,邓大楣已经在里面了,这已经违反规定了,无票人员没有票本身就不能进去。他们不听工作人员的劝阻。”

对于裴荣璟曾用左手臂扣住邓自仲脖子的行为,徐先生称,确实有这个动作,检票员要走出去的时候,对方一再重复说你想干吗,不停地激怒他。“他肯定不会无缘无故起来打人。”

徐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此事发生当天,尖峰站站长便已配合处理事故,“现在停职,负责处理此事。我们不会去袒护任何一个人,如果有错,该承担责任就承担责任。同样如果司法出来说,海南铁路有限公司应该承担什么责任,我们也不会推卸。”

责任编辑:杨承渊(QN0044)  作者:王瑞文 常卓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