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探"乌国庆的破案人生:数十年侦办近百起重特大案

2019-07-01 09:45 新京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神探”乌国庆的破案人生

姓名:乌国庆

性别:男

终年:83岁

去世时间:2019年6月24日

去世原因:因病医治无效

生前身份:公安部首席特邀刑侦专家,国家处置爆炸恐怖袭击事件咨询组专家

6月24日,“中国的福尔摩斯”乌国庆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复兴医院去世,享年83岁。6月30日上午,乌国庆的遗体告别仪式在八宝山举行。

乌国庆历任公安部刑事侦查局大要案处处长、助理巡视员、巡视员,生前是公安部首席特邀刑侦专家,国家处置爆炸恐怖袭击事件咨询组专家。

作为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刑侦专家,乌国庆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参与侦破了几乎所有在国内外有重大影响的特大案件和疑难案件,包括吉林省吉林市博物馆特大纵火案、张君等人系列持枪杀人抢劫案、河北省石家庄市“3·16”系列爆炸案、辽宁省大连市“5·7”空难案、北大清华餐厅爆炸案、陕西省横山县“7·16”爆炸案、周克华苏湘渝系列持枪抢劫杀人案等,被国内外同行赞誉为“中国的福尔摩斯”。

出生在少数民族农村 13岁仍不识汉字

1936年12月5日,乌国庆出生于内蒙古科尔沁旗。

在自述中,乌国庆说,他出生在内蒙古农村的一个少数民族家庭,1949年新中国成立时,他已经13岁,却连汉字都不认识一个。

“是党组织把我送到承德卫校学习,后来又送我到上海司法鉴定科学研究所深造,一步步把我培养成为一名司法鉴定科学的研究生。从此,奠定了我从事刑侦工作的业务基础。”这是2011年,乌国庆荣获第四届全国“我最喜爱的人民警察”评选活动终身成就奖后,在一次全国公安机关的电视电话会议上的发言。

乌国庆当时说,几十年来,他一直怀着回馈党恩、回报社会的信念,本着高度负责的态度,坚守在侦查破案的岗位上,认真严谨地对待每一起案件、每一个证据。数十年来,他参与了近百起重特大案件的侦办工作,没有一起案件因为他的过失导致事实认定错误和定性错误。

破案不靠“第六感” 靠仔细勘查现场

破获那么多大案、要案,很多人猜测乌国庆有特殊的“第六感”。乌国庆说,破案并没有什么捷径,他在每起案件中研究犯罪特点,总结犯罪规律,才有了所谓的“第六感”。

现任公安部国际合作局东盟处处长的仵建民1998年大学毕业来到公安部工作。那时候,乌国庆其实已经退休返聘,和仵建民差不多大的人,都尊敬地称乌国庆为“乌老”。

仵建民经常跟随乌老出现场。他现在仍清楚地记得,虽然当时乌老年纪已经很大了,但每次都去现场,还会亲自去筛筛子寻找证据。

“那时候技术侦查手段不太多,要想破案,必须要从现场一点一滴发现构建起来,因为爆炸的装置碎屑都在废墟里,筛筛子可以发现细小的证据。”仵建民说,“刚开始办案的时候,我都怀疑,公安部的专家到了当地,难道还会自己上手筛筛子?”

2005年12月,河南鄢陵县一辆停放在路边准备发车的长途客车发生爆炸,11人死亡。事件发生在市中心,影响很大。并且初步勘验后,一些专家倾向认定为意外事故。乌国庆被公安部指派为刑侦专家参与案件侦破,他组织民警将现场所有残留物都收集起来,用水洗、用筛子筛,仔细辨认了每一个细小物品,经过三天三夜的工作,终于发现一个细小的石英钟零件,并据此找到一批物证,查明了犯罪嫌疑人。

热爱破案 返聘工资几百块钱

乌国庆1997年3月退休,随后就被公安部刑事侦查局返聘,每当有大要案件的时候,都会参与侦破。

“我印象中,那时候返聘的这个费用很低的,只有几百块钱,我现在说出来,可能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仵建民说,乌老肯回来工作,不在意工资,是出于对这份工作的热爱。

仵建民回忆,他刚参加工作时,甚至没有觉得乌老已经退休,因为乌老对自己的要求就不像退休人员,“每天早上比我们还早到办公室,坚持研究每一起案件”。

乌国庆还将自己几十年积累的案例做成课件,共享给全国的刑警。

“乌老PPT都是自己做的,有的年轻人可能都没有他做得好。因为后来眼睛看不清了,把字打得特别特别大。他去现场一定会收集很多照片,都是他自己拍的。不去部里上班以后,他还坚持在家整理以前的一些案件。因为都是他亲身经历的案件,讲起来很生动,很有说服力。”公安部刑侦局刑侦基础工作处调研员程伟说。

“有些人到人间来,是带着使命来的。乌老就是带着侦查破案的使命,打击犯罪的使命,为民众来伸张正义的使命。”仵建民动情地说。

近40℃高温排查爆炸坑 中暑后还要接着干

程伟也跟乌国庆去过很多现场。

“有些现场很艰苦,我们年轻人体力可能还跟得上,对七八十岁的老人来讲,是很大考验。关键是,乌老每次去现场肯定要亲自去看。”程伟说。

2007年7月,辽宁省本溪市本溪县发生爆炸事件,造成多人伤亡。“现场有一个一米多深的大坑。乌老完全可以站在旁边指挥技术员进行勘查,但是他不放心,一定要在坑里。7月的东北山区,很潮湿,高温将近40℃。虽然拿着水不停地往脸上滴灌,但乌老还是中暑了。大家赶紧把他抬到车上,他好一点后,还要下去接着干。”程伟说。

2012年7月,公安部刑侦局在四川组织侦办苏湘渝持枪杀人抢劫系列案件,邀请乌老“出山”。公安部刑侦局局长刘忠义说,那次天气也异常炎热,考虑到乌老年纪大身体差,建议乌老多休息,关键时刻再帮着研究研究、出出点子,但乌老哪儿也不去,谢绝一切特殊照顾,全程参与案件研究,坚持和大家一块翻山越岭,实地踏勘现场。

“乌老在70多岁的高龄,每次到公安部里来,从不提前打招呼,拒绝车接车送,都是自己骑自行车或坐公交车。”刘忠义说,“最近几年生病期间,我多次询问是否需要组织照顾,他都说不需要,实际上很多时候都是自己家人、保姆陪同打车上医院。他受病患折磨,即便心脏疼得厉害,也从不和我们提及。”

破案后唯一“奢侈”是泡澡搓泥

在公安部刑侦局涉枪案件侦查处处长柳佳看来,乌国庆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工作上,本身的生活习惯很好,不抽烟,不喝酒,“生活方面越简单越好”。

“乌老到各地去破案,去了就研究案件,研究完了以后马上就走,从来不游山玩水。一方面因为他的档期非常满,另外一个是他也不会提这种要求。他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不要给地方添麻烦’。”柳佳说。

程伟回忆,乌老唯一的奢望就是破案后洗澡搓泥。“我们在案发现场,有些尸体散发出的腐臭味儿都钻进毛孔里了。乌老和我们都有个习惯,案子破完以后一定要洗个澡,互相搓搓泥。但就这样一个小小的要求,他一般也不跟当地说,因为他觉得要给人添麻烦”。

刘忠义也觉得乌老固执到不通人情世故的程度。

“记得2005年的某天,他到黑龙江出差,去的时候是夏天,天气比较热,穿的还是短袖,不料天气突然转凉,考虑到他的身体,我给他买了件260元的夹克衫,他反复索要发票,问我多少钱,直到把钱给我才罢休。后来我到部刑侦局工作后,每次出差回来,都会抽空去看看他,买点水果,也会习惯性地带上发票。2017年后,乌老身体不太好,视力下降得厉害,他才不再看发票了。”刘忠义说。

桃李满天下 培养众多刑侦人才

乌国庆理论和实践经验都很丰富,先后被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中国刑事警察学院以及多省份的警察学院聘为研究生导师。仅2001到2002年,他为33期侦破爆炸案件培训班授课,就培训了4500名技术骨干;2005年上半年的侦破命案培训班,培训基层民警7500多人。

当年,乌国庆曾受委托,从全国挑选刑侦人才培养对象。现任公安部刑侦局局长刘忠义就是当时乌国庆选拔的培养对象之一。

刘忠义讲述了当时被乌老选中的原因。

“2004年,我在黑龙江省厅刑侦总队工作,乌老过来协助指导侦办一起命案积案,当时吉林发生一起一家7口被杀案,案件的性质还存在较大争议,他从那边参与研究案件后直接过来,用随身携带的电脑给我们看了看现场情况,我仗着年轻敢说,认为犯罪的动机是侵财。工作结束后,乌老又赶回吉林,十多天后案件破获了,犯罪的动机的确是侵财。乌老专程从吉林赶到黑龙江,问我当时认定的依据。那几年,只要全国有大的案件,乌老就带着我,有意识地培养我、锻炼我。”

2008年,乌国庆又推荐刘忠义到公安部工作。

“乌老说,国家的需要是第一位的。跟乌老工作的几年来,他无私的家国情怀早已深深感染了我。随后,我到公安部刑侦局当了一名副巡视员。报到后的第二天,乌老又连着3天把多年来工作所得,尤其是侦办爆炸案件方面的心得给我进行了全面细致的讲解。”刘忠义说,在他走上公安部刑侦局局领导岗位后,乌老仍然十分关心他的成长,告诫他要廉洁自律,千万不能搞腐败,坚决守住底线。

回忆往事,刘忠义几度哽咽。

责任编辑:杨承渊(QN0044)  作者:李玉坤